最近因为辞职的事情搞得鸡飞狗跳,由于工作量相对繁琐,又是体制内单位,辞个职惊动了上下的领导。在做出这部决定的时候也是考虑再三,我曾是一名体制内金融业的客户经理,有着光鲜的社会身份和体面的工作,任何时候我只要说出我的行业和工作,对方总是报以羡慕的眼神。 

  虽然接触的都是政府部门,优质民企,上市公司,但是你总是在,求人。你的收入可能比同样在企业干略高一些,但企业的出纳,政府部门的窗口,这些学历和各方面都很普通的人你都需要求人,你是乙方。毕竟同质化竞争激烈,金融服务业也是在巨浪中要抢夺自己稳固的市场,如果不去争取,主动出击,那一定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工作头几年还是激情不限,到处约各种渠道,到处求引荐,会约到老板听他讲自己的企业及商业模式,然后以我们的框架来自行归纳,很多的风险和机遇,老板是最清楚的,看他是怎样把握的,再自己做个趋势判断和取舍。还有很多机会靠经验来深入挖掘,譬如这家公司为了韩国第一美妆的代理,在香港开了一家窗口公司,譬如公司境内外有子公司,有离岸业务需求等等。于是一边需要自己像印第安人打仗一样听各种声音,收集到各种信息,一边需要将信息数据带回搞定单位后台的风控。由于金融业在整顿,排查,公司最怕的就是风险,很多能进能出的东西都看风控,于是你对着风控其实也是求的状态,风控不创利润,但就是如此得比一线强势。我们成了到处看脸色在夹缝中生存的角色。

  风里来雨里去得跑客户是常态,有时候为了尽快拿资料,出门下雨连伞都忙的没时间撑,回单位一身湿,一脸的狼狈。案头工作一堆,都是白天跑客户,回来加班加点,很多业务都是重复劳动的苦活,但鉴于维护客户关系都是上门盖章,上门送文件,强势大企业里的人是都不会出门的。刚一开始你在别人眼里还像个小妹妹一样有着干劲,但年复一年,就觉得特别乏力,还有家庭要顾及。加上晋升难度要求特别高,即使到了管理的位置也都是要抛头露面的去外面拉业务进来。服务行业的乙方角色一直没变,有好几次跑客户收材料,刨根问底得了解对方情况时就遇到些很不理解和不耐烦的客户,说“你现在不是该以家庭为重吗?我们做不做其实无所谓。你就随便写吧,干嘛这么认真”有时为了第二天陪孩子,好几次周五都是凌晨赶出来的二三十页的报告,看着单位里已经是温水泡青蛙的年长的女性,看到了将来的自己,不免心头一凉,到了几十年后服务业依旧同质化更激烈,还是要这样往外风吹雨打得打拼业务吗? 

  再来说件有趣的事情,我同学波比是企业的财务助理,收入也许少比我低点,但是属于金融业营销的核心人物,所有的方案,资金安排其实老板无暇顾及都是授权给财务助理。我们出来吃饭吐槽了自己的苦水,我说到了各个考核节点得各种电话微信给企业财务或业务人员要求帮忙冲存款或者其他事。于是我们同时掏出手机,我的全是求着企业财务部门帮忙的微信记录,波比全是各个金融机构(就是像我这有的角色)求着她帮忙的记录。甲方乙方的对比即使闪现,对面的老同学飞扬看了忍俊不禁。 

  父亲见我长期脸色暗淡,睡眠不佳,长期在苦恼和忧愁,家庭也顾及不到,便和我说“人,还是要活得优雅点,尤其女孩子,赚钱是一回事,但也要顾及长远和将来。“ 

  于是考虑再三决定辞职,暂且自由职业,写写博客,照顾孩子,由于此前的工作经验,对于行业,营销,开拓有一定的经验,便有机会辅佐宣传老公一直想推广的教育事业,帮他营销微信公众号。感觉身心都像回血般得恢复,终于有时间调整状态,即使薪资不及过去,但起码不用配着老脸笑,有了尊严,那是莫大的幸运。 

  优雅是生活的态度,不是求安逸,是在过去拼搏吃苦成长后的自我沉淀,对不同年龄段的自我转型,日后更要不断充实沉淀自己,才不至于被生活压得很窘迫,有宝贵经验积累和社会阅历才是铸成优雅的资本。结合父亲的话再加一句:无论现实如何艰辛困苦,都请记得优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