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很多人一样,我的初恋也是在初中,算一算竟然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写到这里真的应该来一首陈奕迅的《十年》应应景,想了想还是算了。

因为当初无论是在班里还是全校名次都很靠前,而我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班主任眼里的宝贝,有所要求,全部满足。因为喜欢那个女生想调座位这种小事,简直不需要借口。于是顺理成章的坐到了她的后面,起初自然是拿出我的强项,主动问她有什么不会的,然后主动教学,手里拿着借别人抄作业赚的mp3,和她一起听着许嵩唱的《素颜》,时间长了,直接问她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写到这里不禁老脸一红,原来自己当初竟如此潇洒。

她当然答应了。

毕竟咱们人长的也可以,学习好的优势在那里,不成功没有理由。可那时候我心里承认,比起考重点高中,恋爱在我心里位置不太重要,可是你架不住日久生深情,她在我的心里占的位置也越来越重要。

中考后,我如愿以偿去了重点高中,她去了普通高中。

分手的时候很简单,她说我们不在合适,也有别的男生在追她。如此狗血的剧情,在现在的我看来是那么合理。在这个年代,爱情果然是对等的人才能承担,无关年纪。

如今我和她虽然偶尔联系,但心里明白,如果再看她一眼,心里不会有感觉。从那以后自然投入了紧张的学习当中,毕竟心里还是想考一个重点的大学,可也知道了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和你学习差不多的很多,吊打你的人也不少。

我开始变成了班级的中下游,这自然是我不能忍受的,可现实是,你努力了一次又一次,却依旧停滞不前,我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挫折。物理考了23分,数学老师直接告诉我滚去学文科,上他课不用学,于是,我学了文科。

成绩班级中游,于是我放弃了学习,记得那时英雄联盟刚刚出现,我顺利成章的成为了第一批玩家。你知道的学习好的人合群的可能少,学习差的人帮派成群。我仿佛陷入了无边的堕落。

直到她的出现。

身高不足一米六,微胖的身材,总爱带一个黑色的眼镜框。那时上课不好好学习,眼睛总是乱看,看她无聊时会用手玩头发,做不出来题时会着急的在练习本上乱画,夏天上课时会偷偷的拿扇子扇风,冬天会一个人傻傻的站在窗口望着远处发呆,每周日都会去音乐老师家学声乐课。上自习时会一个人听mp4偷偷的写日记,歌曲是钟汉良的,她最喜欢听钟汉良的《天涯明月刀》和《视觉动物》,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毕竟当初费了好大的劲。

如果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我有点像偷窥狂,但请相信我,我心里对她没有丝毫亵渎。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上她了。后来又悲催的发现喜欢她的不止我一个。

那个人高富不帅。但,学习好。

真的是,天道好轮回。相比之下,我宛如屌丝。

你们期待的励志画面没有出现,我依旧像条傻狗,不学习,看小说,打游戏。

然后她给我发英语作业,我们正式认识。

颐涵?我问道。

嗯。

谢谢啊。

不客气,她顽皮的转了个身。

你喜欢钟汉良?我说。

“你也喜欢钟汉良啊,他是不是特帅。”她瞬间转过身,眼里放着光。

“当然,毕竟小哇可是唱歌演员的全才。小太阳不是白叫的。射手座可是特有才华的代表。”我紧接着说道。

其实我只有在那一刻才感谢自己当初抛弃一局游戏查某人资料,边查边背。

于是,我和她还有她最好的闺蜜阿宝一起听歌,一起踢毽子。

然后她们学习,我看着她们学。

我和她说,我偷偷看你老长时间了。她说,你当我眼瞎。

好吧,我的技术差的要命。

不过别忘了旁边还有一个高富但不帅的人。于是,我被全班人排挤,除了她们俩,还有那些我不熟悉的人。

然后,本来自卑的我接近抑郁,不停的否定自己。我不和她说话,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个男生会给她幸福。

那个冬天,我得到了一个鸡蛋,然是每天一个。她说是她妈妈煮给她的鸡蛋,她没吃,偷偷留下来给我。

谁能知道我的高中人生因为一个鸡蛋而改变。

我开始学习。

高考结束和一本差5分。

她考了634去了北外。闺蜜阿宝去了外交学院。

有时候你就像是绑着线的稻草人,而生活就是控制者,掌握着你的命运,而你却在幻想着摆脱他,这就是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