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成25岁,我见过太多关系出现裂痕,都是因为一方满腹心事,另一方却无法感同身受,认为对方不理解自己,不是同道中人。  

我只想说:你受了委屈,一通苦水倒下来,谁都会不知所措。人从出生到死亡,会经历各种挫折,没有谁是一帆风顺的。也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同伴手忙脚乱安慰一番,往往还会惹来一句“你怎么一点也不懂我”的抱怨。

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子,经历了高考的失利,考研的失败,工作的丢失,老去找自认为的好兄弟倾诉,但是缺让他们越来越远。

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9年的过年。再次之前,我被公司辞退,不得不在2020年开年来到广州找新工作。但是因为疫情影响,广州大部分企业都未能开工,自然而然,也没有企业招聘。我沮丧的买了一张火车票回家。然后,我被通知要隔离观察14天。这对我简直是晴天霹雳,不仅工作没找到,还不能外出。期间,我过的很沮丧,每天起来就是在微信上找同学、朋友倾诉自己的不幸,一直到晚上睡觉才停止。刚开始,朋友们都给我安慰,给我加油鼓励,告诉我他们也是一样,好像他们能理解我。

但是,过了几天,大家都不愿意回我了,有时候甚至几天不回。我开始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我渐渐明白,抱怨就像口臭,说的人爽,听的人难受。

  我知道了,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有毒朋友”。指的是那些用语言或行为给对方带来困扰、让人精疲力竭、灰心丧气,最终让生活一团糟的朋友。而我就是那个“有毒朋友”。

我的朋友们,都是不是做好准备去见识我消极不堪的那一面。我的负能量再真实,一旦暴露出来,就是情绪炸弹。我不能总是沉湎在痛苦的海洋中,朋友的耐心和耳力是有限的。坏情绪一旦源源不断地传染给身边的人,就没有人愿意倾听理解我了。即使是至亲,也没有义务接受负面情绪。

  我不能拒绝面对现实、责怪他人、自我欺骗,这些都是受害者心态的典型表现。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被抱怨的黑雾遮蔽双眼、迷惑心智、阻碍成长,最终在自怨自艾的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成年人的世界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只要你想得到什么,都是有代价的。

  三月初,疫情逐渐控制,我也从隔离的环境中出来,我收拾好行囊,再次启程。经历了这些,我成熟了。

  我也明白,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知道前方的路还是很坎坷,我也马上就会重振旗鼓奔赴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