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不顾一切的辞职,没多久就迎来了疫情的当面棒喝。蛰伏至今五个多月,我终于在现实中明白过来,我失业了。

“老大,我要离职。”,因为公司无理的考核制度和混乱的人事安排,以及随时可能砸在我身上的参天巨锅,我终于提了离职。我不是第一次提离职,但每次都那么心高气傲。

“怎么了?你一直很优秀啊,再考虑考虑?“”年后还打算给你继续升职调薪呢,你是部门最有可能拿最高奖金的人”。

“不,老大,我还是要走。”

“你找好下家了吗?”

“没有。”

“找好下家再走呗,再等等。”

“不用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个月底吧。”

“那你去提申请走流程吧。”

走离职流程的时间里,上级多次拿股权激励,人才计划要求我留下,我还是义无反顾要走。

终于,我离开了这家让我毫无眷恋的公司。

离职的第1个月

我不想工作,卡在毕业5年这个时间点,我应该慢下来了,我该重新找一找自己下一阶段的人生方向,尤其作为一个女孩,不应该只为了钱去工作。带着这样的想法,在离职的第一个月里,我看了自己想看的历史书,剪了自己喜欢的动漫,知乎上写了几篇议论文,找一些朋友聊了聊创业的想法,半充实半焦虑地度过了大家都上班的一个月时间。

离职的第2个月

过年回家了。像自己之前的习惯一样,我向爸妈隐瞒了我离职的事实,但是试探性地提了我想离职的想法,爸妈没有明言拒绝,反而认为工作如果真的那么辛苦那么累,现阶段应该以身体为重,尤其结婚是首要大事。我同意了并积极配合参与他们对我的营养改良计划和婚期预备计划。在和双方父母的沟通下,我们打算在今年5月结婚。于是我的计划表瞬间变得丰满起来,家庭生活片拍摄剪辑,婚礼筹备,伴手礼筹备等等。

而就在计划表定下后的两天,疫情来了。

从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疫情新闻,年轻人的疯狂警示和长辈们满脸的质疑到央视新闻的疫情发布,悲情冷清的年夜饭,各街道的封锁,每日确诊和死亡病例的数字报道。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似乎被彻底打乱,庆幸的是人们在一阵骚乱过后,依然回到了秩序中。疫情之下的人们按照全新的角色继续进行着分工合作。

我们一家人跟所有人一样,取消了年夜饭,呆在家里,减少外出。

与外面疫情的快速蔓延不同,家人共处的生活瞬间似乎让时间的流动也减缓了。跟爸妈打打牌,给外公和奶奶做生日蛋糕,拍下外婆在田埂边走路的身影,跟爷爷聊聊天,所有从前不会注意的生活细节被尽数放大。原来江南的农村这么色彩斑斓,这么岁月静好,如果可以,真的不想再走远,不想再去追求我所得不到的梦想,而是尽可能多地跟你们在一起,告诉你们我有多爱你们。

离职的第3个月

家庭生活片剪完了,企业也陆续复工了。工作似乎可以找起来。期间不乏有之前梦寐以求的大公司猎头和HR来找,最终因为工作城市和地点的原因放弃了。“离家远”真是以前梦想至上的我从来都不会想的理由。而如今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我对家庭安稳的渴望却似乎大于了一切,我开始对工作无限地挑剔了起来。不主动投递岗位依然是我的求职主调,在这同时,我构思着自己的创业梦想,筹备着自己的婚礼流程。我喜欢婚礼的一切都经过自己的设计,所以我亲手设计了自己的伴手礼,画了婚礼贺卡,挑选了伴手礼产品,剪辑了我们的相识历程,策划了现场婚礼的活动和流程。所有的DIY过程就像我们拼凑了无数的周末去装修设计属于我们的家一样让我觉得安稳而幸福。

离职的第4个月

城市逐渐得到了修复,越来越多的人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岗位,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新家。不知道是大家都去上班没人走动的原因还是天气变热的原因,小区里日复一日的静止画面让我感觉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第四个月,我依然按计划表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凭自己的小聪明接了一些线下不痛不痒的单子。呆在自己设计的家里,做着自己想做的精致的餐食,明明看似舒缓安逸的生活,但就是冷不丁地感到焦虑。而焦虑的口子一旦被撕开好像就再也堵不住了。我曾经无数个加班的深夜里梦想的不就是这份闲适和慢节奏吗?怎么好像都不对了。因为这份焦虑,我开始有意无意地投简历,又莫名其妙地拒掉了所有我原本拥有的offer,我明白,这是我自己人生新阶段的挣扎。这份挣扎,非时间不可解。

离职的第5个月

迎来了婚礼,一个忙碌借口的结束。对于就业与否,我还是没有答案。既然不急,那就给自己勇气,于是我花光了自己前几年大部分积蓄,为父母买了房,付了首付。这下,面对两份房贷,我终于又变成了那个没时间精致,需要拼命生活的人。于是我开始了简历投递之旅。很显然合适的机会已经被上个月的我拒光了。5个月的空档期,糟糕的行业环境,疫情下的企业减招,尴尬的已婚未育,更让我的求职雪上加霜。当求职网站消息栏全空的时候,当投进去的简历全部石沉大海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了,我失业了。。。交了这么多年的失业保险,还没有失业金拿。

回忆起来,也不免觉得真是一出作精大戏,我似乎作尽了自己人生优良的选项。

但是什么是人生优良选项呢?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不想要,给再多的钱我也不想要,我不相信结果,但我相信过程。

曾经我执着地认为就业不能说明人的能力价值,职场存在太多的不公,觉得自己不适合职场。同样,现在我也认为失业不能说明人没有价值。不考虑像我这样的作精因素,在这样的疫情大环境下,失业绝不是个别情况,但我依然有信心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再就业也好,自我学习也好,只要不是躺平。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也算是我的一种精神胜利自我调节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