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春节,新冠肺炎肆虐神州大地,无数城镇乡村封路封村封小区,人们闭关家中。也许不是这场瘟疫,许许多多的人们都无法花这么长的时间陪伴自己的家人,去品味那因终日奔波而变得奢侈的天伦之乐。而我却面临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感情危机。怎么回事呢?

“喂,110,我报警,我举报有人在隔离期间聚众打麻将!地址就在××县××街××号,对,你们赶紧来抓人吧”,一通电话,警察火速赶到现场。在举报人——我的指引下,将未佩戴口罩正在打麻将的一女三男当场抓获,愤怒地我一边嘶喊着“我让你们打麻将,我让你们不要命”,一边怒砸麻将机,随后被警察死死拉住。为何我如此愤怒?

原来打麻将四人中的那名女子,正是我的妻子小黄。在这样一个内地小县城,不少人都爱好这个所谓的“国粹”(好吧,麻将是国粹好像是毛爷爷说的,三大国粹,麻将中医红楼梦)。原本我就不喜妻子沉迷于麻将,不过身边人大多如此,也就无力阻止。反倒是不打麻将的我,经常被人诟病没有情趣。

可这一次,因为新冠病毒肆虐,政府明令禁止聚集打麻将,周边县市也陆续爆出确诊病例,这种时候出去打麻将,岂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所以,劝劝吧。可是我妻子听不进去,“三缺一”的号角一响,老公孩子都不顾了,还口口声声地说,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谈恋爱一缺一,斗地主二缺一,打麻将三缺一”。我哭笑不得地问她:“你有想过如果你出去打麻将感染病毒的话,我和孩子怎么办?父母怎么办?一家人都有可能被感染,甚至扩散开去!作为母亲,作为女儿,你的家庭责任感呢?”

苦苦规劝自己的妻子无果,于是我偷偷找到妻子的牌友们,希望他们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前停止打麻将,疫情过后我也不会过多阻拦,来日方长嘛。妻子知道后,反倒是觉得我让她在朋友那里丢了面子。身边根本没发现任何疑似病例,哪里来的新冠病毒传染呢?这根本就是故意找她的茬嘛!于是乎,我们夫妻之间开始口角不断。接下来几天,她竟变本加厉起来,上午一场,下午一场,有时甚至晚上还加班摸几圈。

担心妻子安全的我终于忍无可忍,导演了一出“丈夫报警抓妻子,罚款拘留砸桌子”的闹剧。虽然几经周折,托关系找朋友,我把妻子从派出所带回了家。一路上,感觉受尽委屈的妻子沉默不语,不断涌出的泪水似乎也无法熄灭她那对大眼中蕴含着的熊熊怒火。平日口口声声说有多爱,竟做出这种事,这是背弃啊!一回到家,火山爆发一般,指着我的鼻子痛骂:“混蛋,王八蛋,你竟然这样对我,我要跟你离婚!”

平心而论,我是极爱妻子的,那样做纯属无奈。从小处说,是为了妻子和家人的健康,从大处讲,那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呀!离婚那是坚决不能同意的,只能轻声细语,好词软话地化解妻子的怨气。

数日之后,在妻子老家某街道办工作的小弟来电:“姐,我们辖区发生了一起因打麻将感染新冠肺炎的事件,已经五例确诊,其中三人确认为重症患者,另有数十人被隔离。姐夫他真是为你好呀”妻弟说到这里,一声叹气,随即直接挂断电话。

妻子手拿着手机,转头望向我,两眼通红……

亲爱的,我想再说一声我爱你,但是爱你不是事事顺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