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之《目送》,温暖的柔情竟然我落了泪。无华丽的词藻,更多的事来自作为一名母亲和子女的深深感触。我自知文笔是不能与这位女性相提并论的,“目送”是对我家已离开好几年的黑狗的怀念。我忘不了它的眼睛,以及它站在桥头目送我上学的情景。

黑狗的来临,是我出生不久后的事情了。我听我妈回忆说,这黑狗是外婆家送的。外婆家的母狗生了一窝小狗狗,“当时我妈非要我捉那只黄狗,说颜色好看,我就非看上这只黑不溜秋的狗了。没成想,那只黄狗被被人捉去几个月后就死了。”听到这里,我心里感叹,能在一起都是缘分啊!“只可惜,我家黑狗……”

从我出生开始,黑狗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整整十二年!都说动物的寿命不长,是不能和人相比的。所以我也一直很担心:万一黑狗离开我了怎么办?看见它黑色的毛发上残留着一团团泛黄的脱落的毛发,就担心这是不好的征兆——暗示着它又老了一点。所以我总会用稚嫩的小手去一点一点除掉,它也很乖的配合我,站着不动,只是时不时转过头来看看我。我相信,其实动物也是有灵性的,它们也是可以和我们心灵相通的。

它是我的另一个玩伴。由于一直陪伴着我,所以我就把自己的生日也当做它的生日,以此来纪念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那时天真无暇,我去哪儿它也会跟着我。有时候和它嬉戏玩耍,故意奋力往前跑,开始时,它愣了一愣,后来仿佛明白了我的意图,也撒腿在后面追我。我看见了它眼中的欢乐。后来上了小学,每天都要走路去学校,可能它是不舍吧,因为有半天的时间看不见我。它步伐缓慢的走到门口,抬头看着我,我也就那样站在原地,然后走近,摸着它的头说:“狗狗,我走了哦——我要去上学啦!”后来,这仿佛成了我的常态,上学前会告知它一声,担心它会找不到我。有时候放学回家不知道它跑去哪儿玩去了,有时候放学回家看见它孤独的趴在地上,连脑袋都显得那么落寞。我实在是不忍心看见它这样。后来,我上学是它会跟着我,有时跑在我前面,有时跟在我后面。一路听着清脆的铃铛响,我内心是很高兴的。上学的路上有一座桥,架在深深的峡谷之上,连接着我的家和学校的路。我担心它走远了会不识得回家的路,在这里我会把它赶回家。后来它跟着我,没走多远我就会故意把它往回赶,回头再望一望,他还站在原地,走了一段路才发现它还是在我后面跟着,隔了一段小小的距离。我心里暗笑“还是让它跟着吧”。到了桥头,它自然停住脚步,不再往前,目送我离开。看我走远了,才摇着脖子上的铃铛,一响一响的离开了。它跟上来的声音那么明显,我怎么会听不见呢?我只是装作不知道不回头罢了。其实我的心里真的很温暖,因为它目送我离开,我也会因此带着好心情在学校度过一天又一天。在我看来,桥的那头是我的梦想与希望,可于它而言,桥的那边留给它的只有我离开的背影和半天的孤独时光。有时候它站在桥头,我有试着去解读它的眼睛,或是深邃,或是迷惘……我不知道,那么小的我,看不清一些东西。它就像个有感情的孩子一样,或许懂得这便是分离吧。

有一年冬天特别冷。我看了看它简陋的窝棚,还有雪花落到了它的身上,耷拉着脑袋,看的我特别心疼。于是找来了自己不穿的旧衣服,给它置得暖和和的。它在新的窝棚里转了几圈,然后蜷曲着身子,安心地睡去了。平时里自己有好吃的东西,也会拿去给它分享,尽管大人们都不允许这样,说小孩和狗一起分了东西吃记性会变差。我才不信呢,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它。

12岁那年,村里传来了偷狗的事件,这一度给我们带来了恐慌。那几天我们都把它锁在家里不让出去,后来以为偷狗的风波过去了,便把它放出去了。我问妈妈:“那些人偷狗干什么呀?”其实我隐隐约约是知道一点的,只是为了在大人们那里得到确认而已。没想到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那一天一大早就被父母的声音给吵醒了,仔细一听才知道噩耗已经发生了——我家狗被偷走了。起身去看窝棚,狗已经不见了,窝棚里空空的。我爸给了我一颗麻醉针,谁是在窝棚里捡到的。那课针长什么样子我记不清了,反正挺恨那些偷狗的贩子的。就这样,它和我们告别了,悄无声息。没有看见它慢慢老去,没有看见它安度晚年,其实挺遗憾的。它被偷走的时候,我甚至还在梦里。身上的麻醉药失效后,清楚的面对自己的死亡很痛苦吧,黑狗你知不知道,此时的我想起你来还在忍不住掉眼泪啊。

现在我已经18了,家里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养过狗了。我始终还记得,那些年上学时它送我的情景。一架桥,一条狗,一个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小女孩——还有它的铃铛响,都回响在我记忆深深的峡谷中。城里人养的小狗都挺可爱的,还有各种好听的名字,可是,我在我家黑狗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东西,是这些小狗都没有的:那就是忠诚。

它没有名字。它只是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黑狗。只是我再也没有找到过那样的感觉和那样的身影了。如果有缘,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