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迷恋上了虚拟的世界。喜欢在网络这个谁也不认识谁的地方“恣意妄为”。 

每当我看到节目中有女孩儿在哭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个女孩儿在作秀,想也没想得就在评论区留下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论:“这有什么好哭的,一定是在博同情,真是做作。” 

要是有人在节目里分享感人的故事的时候,我又会毫不犹豫地评论到:“这难道不是在卖惨,卖人设吗?” 

那个时候的我自以为聪明,觉得一眼就看穿了那些装模作样的伪善者。总是带着有色眼镜揣测别人的内心。 

直到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一点一点地把这些恶意还给了我。体验步入社会的感觉,那就像一面洞察人心的镜子,让我卑劣但又脆弱的心思无所遁形、遍体鳞伤。 

那个暑假,高考刚结束。妈妈安排我到便利店打工。从未步入社会,不知社会温情冷暖的我,觉得有些抗拒。但是又不想把漫长的两个月浪费在碌碌无为的生活中,所以我答应了妈妈的要求。 

那是一家不太正规的小店,没有系统的培训,让我觉得很心慌。 

刚开始的前两天是试用期,没有工资。老板娘对我的态度也挺温和的。在教我如何上货,如何收银的同时。她还会跟我聊聊家常。当时我戒备的心也稍稍放松下来。觉得或许自己可以承担这份工作,于是便下定决心地留下来。 

小小的店里只有我一名员工,正式工作后的两三天里,来来往往的客人让我应接不暇。尽管这两天已经在拼命地练习,但毕竟是第一次,手法始终不熟练。因此总是被排队的顾客嫌东嫌西。或许只因为我的模样比较青涩,样子也显得羞涩、怯懦。一些不讲理的顾客总是大喊大叫的催促、甚至插队。 

那个时候,我脆弱的心就开始出现裂痕了。明明已经努力地去做这份工作了,可还是要去接受形形色色的人的指责和嫌弃。只因为他们是顾客,而我只是员工。 

我,作为青春期的少女就是如此,对别人可以足够刻薄,但对于社会的现实和残酷,却难以忍受。 

但骨子里还是倔强的,每天下班回家,我只是在路上徘徊,待心情平静后在装作快乐的模样回到家里。从来不愿也未曾想过在别人面前留下无助的眼泪。 

当然,倔强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这个flag也在那几天后就彻底地倒了。 

那天,因为下雨,店里的客人并不多。我整理好货架之后,就无聊地站在收银台面前发呆。 

突然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儿走进店里,询问老板娘的住处。我只是摇了摇头。她似乎是害怕我在“防备”她,就说:“放心。我以前是在这里打工的。”我也只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她看我的样子是真的不知道,就说:“我打个电话给她,然后在店里等吧。”我点了点头。 

突然这时,一位老伯从门外进来。这时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说实话,因为才刚刚适应一个星期左右,我很害怕遇到刁钻的客人,也很害怕遇到不知道的问题。更何况现在店里还有个之前上过班的人,如果我做错什么,她一定能一眼看穿,所以我很紧张。 

走了几圈之后,老伯突然问:“之前买过的金币巧克力,还有吗?”我的第一反应是没有,但是我又害怕是记忆出现误差,于是我犹豫了一秒钟,正要回答。 

那位女孩儿马上凑了上去,笑脸盈盈地说:“老伯,现在没有了,不过我会跟老板说的,过几天给您进,哈哈……”老伯满意地走出了门。 

当时我觉得气氛有些微妙和尴尬。这本来是我的职责,但是那位女孩却做得得心应手。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也很复杂,但总归算是她帮了我,而且应付得很好,我该感谢她。 

没多久,老板娘进来了。跟这位女孩儿开玩笑式地打了声招呼,可以看出她们的关系还不错。没聊几句,女孩儿就拉着老板娘到门口说了些什么。我总觉得她在走之前还瞥了我几眼,但又觉得是错觉。 

几分钟后,老板娘进来了,那位女孩却不见了。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我礼貌性地微笑了下,因为不习惯长时间被人盯着,我觉得浑身不舒服。 

老板娘突然来了一句:“你这是在笑吗?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呢?”当时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我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吗?我仔细地回想着,可是始终找不出我犯错的蛛丝马迹。于是我低着头,沉默不语,心里自然觉得委屈,但又不敢说出来。 

“刚才有位老伯来店里问你问题,你是不是只管做自己的事情,对人家爱答不理的?” 

当时我的心里真的委屈极了。我明明是在尽力想着老伯的问题,并且也有想上前回答的想法,只不过被人捷足先登了,怎么从老板娘嘴里说出来,变成我行我素、不负责任的形象了呢? 

我当时心里特别委屈,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但我还是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无力地说了句:“我没有……” 

“你没有?可是有人看见你这样子做了,有你这样子做营业员的吗?”老板娘的语气里充满着指责的口吻。 

“有人?”我当时的心顿时凉透了。想着刚才那个女孩儿拉着老板娘出去窃窃私语的样子,我很无力也很失望。泪水再也止不住地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了,但我的手在颤抖,不敢去擦拭。 

的确,当时的情景是如此,我没有回答老伯的问题。一切似乎用老板娘的话来说是解释得通的。再加上性格里天生的胆小,我只是呆呆地怔在原地,听着老板娘的指责。 

“这有什么值得哭的?做错事情难道不应该接受批评。你们这些暑假工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扔下这句话后,她就气呼呼地走出店去。直留下我一个人坐在收银台前无声地抹眼泪。 

当时的我其实没有想什么大道理,只是觉得受了天大的冤枉和委屈。 

为什么他们可以不明真相地把事情扭曲成这个样子?明明他们不是我,也不了解我当时心里真实的想法。可是他们还是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看到的、听到的就是全部的真相。 

 一个月的合同到期之后,我毫不犹豫地选择脱离那个噩梦。直到现在会想起来,我依旧觉得被恶意包围,心情郁结。 

但是现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回想起过去的种种,释怀谈不上,但是却懂得了一些为人处世之道。 

人生就如同一场戏,每个人都是这戏里的一个角色。别人在戏里,你也在戏里。我们看到的永远只是他表演出来的一面,但是在没有你的情节中,他是如何,你又怎么能摸得透呢? 

看不到的,就不该轻易作出评判。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陈凯歌导演拍摄的影片《搜索》。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剧中的由高圆圆扮演的一位公司白领因为做公交车上不让座,而遭受了网络暴力。每个人都戴着正义的面具,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位姑娘不让座的原因是因为被诊断出患有癌症…… 

伪正义很简单,一句评判也很简单,但是想要治愈一颗被粉碎的心却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