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为疫情,让我跟妹妹有了更多谈心的时间。但其实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她跟我说“我现在交朋友真的很累,要小心翼翼的生怕维护不好友谊”。我特别的感同身受,因为在17年的夏天我就曾经面临跟我妹妹一样的问题。

其实事情发生的很简单,那年我大一刚入学。与很多人一样,对一切东西充满着好奇而又害怕落单。“尽快的找个伴让我看起来不要那么孤独”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但是现在有一种状态,他名为“讨好型人格”。很不幸的是我当时就就是那种心态,因为害怕失去,害怕孤单,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

所以我当时活的并不快乐,因为我为了交所谓的朋友。失去了一个名叫自我的东西。他们刷我的饭卡从来不用还钱,他们总是把我拿过去开玩笑,他们说的东西我其实并不认可。其实现在想,我觉得我当时真的挺傻的,但是所有人最大的问题不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

时间过得其实很快,我不断的认识了新的朋友。没有变的是我的这种心态,但这种心态并没有给我带来一丝满足感。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八面玲珑”的老好人,我跟谁都是相处的好像还不错,我对谁好像都是一副有求必应的样子。

我的朋友很多,但是我却比任何时候都孤独。

但是我还是不敢说出我的心声,因为从小到大的教育。让我成为了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感受的人。可能我这么说并不准确,但是在国内我们的大部分人确实是“羞于开口”的。

我并不是圣人,或者说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无底线奉献的人。我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我有我自己的喜怒哀乐。所以我,在沉默中爆发了。

让我爆发的事情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情,更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个只是一次正常的小组期末作业,我的朋友们像往常一样来找我组队。来找我组队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有我在他们就可以当“混子”。因为跟我一组他们就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让我一个人做完小组作业,而我这个“老好人”却不会拒绝这些无理的请求。

我并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情绪激动。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要。

接下来就是一阵尴尬的,无声的对视,但是我更愿意称之为我无声的抗议。事情并不会戏剧化的发展,没有冲突,没有争吵。对视一会之后就各自找到了新的队友。

说句实话,当时我真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好像回到了我的身体。我感觉到十分的畅快,我想肆意的大笑。因为那时的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自由的感觉,我终于不用被自己的“讨好型人格”所束缚了。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晚上阿B来找我了。【阿B就是白天那几个朋友其中一个】更加意外的是,阿B是来跟我道歉的。我内心第一次有了那种被人当做朋友尊重的感觉。那个晚上我跟阿B聊了许多,包括从一开始的心态到我后面其实一点也不开心都告诉了他。这也是我第一次卸下我“八面玲珑”的外衣与他人分享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其实那天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太得了。但是我依然忘不了他跟我说过的几句话。

“朋友朋友,那肯定是互相合得来互相欣赏才叫朋友。如果只是一味忍让低声下气,那种叫做保姆”

“朋友之间都是平等的,真正的朋友永远都是可以有话直说的”

直到现在,那天要来跟我组队的几个人除了阿B都没有来找过我或者给我发过消息。我们之间也没有争吵也没有解释,只不过见面之时都好似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罢了。我也无所谓,因为我收获了真正的朋友阿B,在别人觉得理所应当的时候,阿B来找我道歉。他是真正的朋友,他给予了我尊重。

现在的我跟阿B早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在此之后我也慢慢结识到了真正的好友。我甚至觉得在摆脱之前那段阴影之前我都不算真正的活过。

朋友确实不是多就是好,如果是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得来的朋友。扪心自问,那真的算是朋友吗?但事实就是现在的很多人都被与朋友相处的问题困扰着,很多人都在不断的放低自己的姿态但是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虽然说两个人相处,不可能像精密的零件一样吻合。互相理解是必要的,适当的让步会让互相的友谊更加紧密。但是最重要的就是有自己的底线与摆正自己的心态,与朋友相处要有相处的底线,如果无底线的要求你,那想必也不是真正的朋友。同时要摆正好自己的心态,不要觉得低人一等或者高人一等,朋友就是平等相处的。

“所以,你听了我的经历之后要引以为戒。不要再这个样子去交朋友啦!”我对着妹妹这样说。

“嗯…”

我看着有些茫然的妹妹,没有说话。

我知道她虽然听了我的经历,但是她还是会经历一些不愉快。因为有些事是要亲身经历了,才会有所领悟。道理谁都懂,但是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只希望我的经历能给到她一些帮助。

“也让屏幕前迷茫的你得到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