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社会已经病了每个人都病怏怏的其实说到底是我病怏怏的所以可能看不惯这个社会了。

细数我的病态,我是多么多么的不值得一提,我很喜欢白色和黑色,白色是如此的纯净黑色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当我从那么多鲜艳的颜色中我可能只看得到白色和黑色。这是我这个人缩影吧。

不管是生活环境还是学习环境还是工作环境我从小到大都秉持着一个原则就是不得罪任何人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在他人面前给他难堪相反我好像一直被当作是傻子一样的被冷嘲热讽他们以为我是傻子以为我听不懂而我却要摆成他们眼里傻子该有的模样让他们以为我没有听出来话中话。哦我就是这样的。举个例子:大学的时候我去做服务生兼职所谓的大人看到后用很感叹的话说:不得了,果然是懂事的小孩,一个小时14块的活都会去做?。所谓的大人就是那种穿着光鲜亮丽,实则排挤比他差的人。懂我意思么,我还得说迎合他们说的话。这还是所谓的亲人呢。

当让座变得理所当然,我还会让座吗?对于这个社会还有什么谦让之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