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要上大学了,曾经小小的,会任性哭闹的妹妹一晃眼居然就要上大学了!?这样的认知一直到前不久的见面才有了真实感,真的长成个漂亮的大姑娘了……我长她五岁,小时候总在一起,跳房子,翻绳儿,拍手花儿“……第一天我到河边去玩耍,丢了我的布娃娃……”等上了初中,少有一块儿了,妹妹去外地读书之后,见面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时间这样慷慨的给了我们新的生活与认识,同时也冷酷地剥夺走彼此的熟知,以至于在她理所当然的成长面前,我是那么无措无知。

说到这里,前不久曾碰到数年未见的表兄,变化也是令我心惊的。我们同岁,他长些月份。小时候个子不肯长,比我还矮些,哥哥的气势却不容有失。常常欺负我却不会让我被别人欺负,我是很喜欢有个哥哥的。跟着他躲猫猫,挖陷阱,玩儿沙子,设基地,骑马打仗……因为很多说得清说不清的原因,疏淡了。做过无谓的挽回才明白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还的。七八年后外婆丧礼上再次见面,尔后又碰到两三次,黑瘦的他早已高过我,指尖老练地夹着烟,像所有陌生人之间的寒喧之后我们各自生活。

我的表兄,我曾经的小哥哥……接下来他将成为某个女人的丈夫,某个孩子的父亲像我曾经深爱的某个人那样,不再交集。好像只有我停滞不前,以别人为参照物来印证改变,以自己为参照物来印证不变。我原是这样眼界狭窄的愚昧着……

人面桃花,物事沧茫。喜悦,悲伤,失落,惶惑,惆怅,焦灼……人心是该有多强大,才能包容下这些复杂情感,才能完成并适应心情及角色的转换?尤其当面对“爱情”这在已知的所有关系中最可怕而危险的一种时,强大的人心便随时准备变得不堪一击。因为攻击对方只会令自己伤得更重,心碎也只为对方的伤痛,这是甜蜜的毒!是动听的诅咒!勇敢的浑然不惧值得钦佩,胆怯的小心避过也不该指责。

所有的这些时光……可知不可知诡秘的时光啊……我该怎样怎样面对你呢?

极速灰败下来的渴望终究难舍于心,守着它,我的黑夜才不会过份空乏……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