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刷豆瓣,有个帖子叫“疫情下的家庭生活”。

疫情发生后,我们都被长期困于家中,无地可去,也不敢去。

家人之间长期且近距离的接触,矛盾难免放大,芝麻小事也能变成大战导火索。

从最初的“相见甚欢”,在日常琐事的消磨下,再加上焦虑的情绪,最终变成了“相看两厌”。”

有新婚夫妻恳求民政局立刻营业,再不离婚就发疯的;

有母女俩因手机一天吵八百次架,说难听话折磨彼此;

还有男女朋友因缺少沟通与陪伴,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

很幸运,我全都没占。

相反,我第一次产生了“念家”的情绪。

因为我的“疫情生活”,过的实在是太幸福。像吃了无数口蜂蜜,甜到发腻。

每天睡到九点起来打卡上班,九点半我妈准时喊我下楼吃饭,有时候懒癌爆发还会把饭端上来送到我手上。(嘻嘻)

中午和我妹妹(读高三)、我妈、我爷爷等人,齐心协力做网红食物。比如牛奶麻辣烫、凉皮、可乐鸡翅、电饭煲蛋糕……虽然卖相都一般,但不算失败,都还挺好吃。

最重要的,一家人合力做一件事,过程远比结果有趣。

下午嘛,没事就打打麻将,我估计是新手光环,反正空手套白狼,赢了很多次。

不够四个人,就和我叔叔、我妈三个人打斗地主,谁牌出错了就狂批评。谁责怪的声音大,好像谁就更聪明似的。

坦白讲,斗地主我不行,老输。有时候侥幸赢了,我妈都会说是她看我可怜,赢我的钱于心不忍,故意输的。

我表明笑她输不起,其实内心蛮信的。

晚饭之后,就是我们家的运动时间。

我妈在一楼喊一声“打球的都给我下来”,蹭蹭蹭,我妹和我整齐划一抵达“战场”。

十个球一回合,三个人轮流PK。(我老赢!)

为什么我叔叔不参与呢?因为他技术太差,没人愿意和他玩,连我妈都嫌弃!

晚上和我妹葛优躺在大沙发上,随意看电视,或者闲聊。内容无非感情啊,学校趣事啊,娱乐圈明星啊,明天做什么菜啊……

我特别八卦,偶尔会问她邻居间的家长里短,或者自家亲戚的一些事。

在此感叹一句,人的故事,永远最精彩。

我和我妹一周放假一天,这天我们会难得换下睡衣,梳妆打扮,然后去附近田野采风(拍照散步)。

树永远都是那几颗,油菜花田遍地都是,麻雀可以叫一整天……但不知为何,无论游历过此番景色多少遍,心头对“美”的感叹,不曾减少。

虽然这篇文章好像流水账,文字幼稚,逻辑不强,但就是我最真实的幸福感受。

波澜不惊,琐碎普通的生活,即平淡日常,却也珍贵无比。

因为这不起眼的,重复的,熟悉的人与事,就是我生活最重要的全部。

我当下最强烈的幸福,最稳定的安全感,最有力的支撑,都是他们给予的。

所以当我前天得知有办法回到长沙后,第一反应是惊喜,随后就陷入了巨大的不安。

我真的要走吗?我不在家里很多事会变吧?斗地主没人了吧?打球谁来换人?谁给我妹做好吃的?我妈没人说知心话怎么办?

可没办法,当代年轻人,终归要离家当社畜的。

昨天我哥毫无征兆说带我去镇上,我连跟家人们一一告别的时间也没有,带上简易行李就上车了。

我看到我妹在二楼开了个小窗,偷偷目送我。妈妈和爷爷奶奶在门口,祝我一路平安,到了来信。

我在车上笑着跟他们挥手再见,转头眼泪就不值钱似的流下来。

我妹给我发微信——“姐姐你刚走我就想你了,我一个人好孤单。”

心里落空的,又何止她一个。

今天早上,我从床上起来,嗓子里一个“妈”字轻微蹦出来,即刻收声。

男朋友坐在椅子上,发出疑惑:“你刚在叫我?”

我没解释,也不觉得好笑,仰头倒在床上,沉默不语。

我真的不在家里了。

未离乡之前,我无数次跟我妹妹发誓,回到长沙第一件事就是要点奶茶,晚上自家弄火锅,烤肉必须安排……

但真正到了长沙,吃到了梦寐以求的食物,看到了自己的情人节礼物,收到了新买的护肤品,我也没有更快乐。

比起这些,我更想睁开眼就能看见家人们。

吃喝随意,只要我和他们在一起。

今天是我二婆生日,荆州市是湖北疫情低风险区,各乡镇陆续通车了,会有很多亲戚前来我二婆家、我爷爷家看望。

场面会跟以往过年一样热闹,高朋满座,欢声笑语。

可我满脑子都是:

我妈做饭会很累吧?妹妹又要带烦人的小孩了?爷爷奶奶也要帮忙照顾客人吧?

真希望他们能好好歇歇啊。

真希望我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