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曲曲的小路,小路两旁是茂密的花丛,骑着脚踏车冲下坡,任风把头发吹到耳后,花丛中的蝴蝶纷纷起舞,过了小桥,向右拐,姥姥家就到了。院子前面有两棵大树,院子里有一棵黄色的腊梅花。屋子的门上贴着门神尉迟恭和秦琼,堂屋墙壁上挂着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巨幅画像,前面放了一张红色方桌,两条红色椅子。左手边有一间大卧室,右手边是一间小卧室和一间放农具的房屋。堂屋后面就是锅台,做饭的地方。推开小木门,还有一个院子,那是大白鹅的家。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春天花丛里抓蝴蝶放到蚊帐里,害怕蝴蝶是毛毛虫变的,便放生了。夏天小河里抓蝌蚪放到水缸里,担心第二天满院子都是青蛙,赶紧放生了。秋天田间地头玩耍,冬天院子里堆雪人。有时候,在院子前面的空地玩,跟小伙伴往草堆里钻,姥姥就站在院子里大声制止我,草堆里的虫子和蚊子太毒啦,皮肤起红肿的小疙瘩。有时候,端着饭碗就去小伙伴家了,你家有什么菜我尝一点,我吃的什么分你一点。有时候,作业不会写大哭大闹时,傍晚姥姥牵着我的手找邻居的哥哥姐姐教我。有时候,小朋友都有元宵节的灯笼只有我没有,姥姥用面捏一个小兔子给我,可以点灯,也可以吃。

弯弯曲曲的小路,不知道姥姥和我一起走过多少回。我要上幼儿园了,姥姥买了一辆三轮车,我坐在三轮车上,姥姥不会骑就推着,后来就慢慢滑,再后来姥姥就学会了。我要上小学了,可以自己上学放学了。小路边长着鸡蛋花,三月三吃鸡蛋的日子,我就趁着放学回家的时候摘一大把鸡蛋花。不喜欢下雨后的小路,路上到处是蚯蚓。小路两旁是家家户户的田地,姥姥家有很大一片地,我记得有桃子树,姥姥姥爷干农活的时候我会摘桃胶。还有蚕豆、毛豆、芝麻、红薯,当然还有毛毛虫,被毛毛虫蛰了,蹲在地上哭,回家后姥姥给我涂牙膏。我要上初中了,离开姥姥家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了。我要上大学了,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我大学毕业了,接着读研了,没有离开这座城市。

我读小学的时候,姥姥姥爷70多岁,现在我已经20多岁,我仍然觉得姥姥姥爷只有70多岁,可能这样他们会留在我身边久一点。从我懂得人有生离死别的那一天起,我就陷入了担忧,担忧未来有一天会失去姥姥姥爷,我曾用粉笔在大木门后面写下希望姥姥姥爷长命百岁的愿望,我曾在纸上写下希望姥姥姥爷陪伴我长大的愿望,纸卷起来系上石头扔到树上,挂住了没掉下来,愿望就会实现。试了两次没有成功,我就搬了椅子,站在上面,亲手将绳子绑在了院子前面大树的树枝上。

如今,充满我童年记忆的地方已经拆除重建工厂了,再也没有院子,没有那棵树了。姥姥姥爷已经80多岁了。年少时的我,幻想总有一天离开家乡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今天我才发现自己多么眷恋姥姥姥爷,不再是牵绊,是心之所向。我一直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大学期间,读研期间,经常回家看看姥姥姥爷。我看过姥姥干农活,蒸馒头,包包子,包饺子的样子,看过姥姥在田间地头忙忙碌碌的样子,现在慢慢地小心翼翼的样子;我看过姥爷拉板车,砍柴火的样子,看过姥爷拿着小板凳溜达的样子,看过姥爷住拐杖的样子,现在推轮椅的样子。我慢慢慢慢地觉得,我努力想要追求的东西,都没有那段记忆那么宝贵,都不足以和姥姥姥爷相比。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承担他们的病痛,分给他们我的生命。

有些非常珍贵的东西,拥有的时候觉得平平无奇,失去的时候才意识到珍贵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留下悔恨。我很珍惜和姥姥姥爷在一起的时光,当我开口喊“姥姥”“姥爷”有人应声回答我,我觉得我很幸福。多听听他们的唠叨,那是爱的旋律;多听听他们讲过去的故事,那是回忆的频率。多和他们讲讲开心的事情,如果他们听不清楚,那就大点声音。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只要姥姥姥爷喜欢,都要满足他们。看过倪萍的《姥姥语录》,我也想要有一本自己的《姥姥语录》。我一定那个最幸运的孩子,才能遇到你们当我的姥姥姥爷。

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右拐,姥姥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