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是相当传统的节日,姑父姑母会来我家作客,而我们家也是要去外公家的。

上午十一点多,爸爸问我:“你和我一起去外公家吗?”我脱口而出:“随便。”姑父说:“过节说什么‘随便’?去就是去,不去就是不去。”

我沉默。其实我心里有点抵触这种话,

但是小孩子在大人面前,一定要懂礼貌,不宜多说。弟弟自然是不去的,他要留在家跟表哥一起玩。

“爸,你等等,我去。”我说。

外婆在我还呆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便去世了,所以我未曾见过她,外公有三个孩子:妈妈,我舅舅和我姨母,往年时候,过节都是欢聚一堂,姨父姨母带着大表哥,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弟弟,舅妈和舅舅也在家等我们,做好饭之后再回娘家。只是我和弟弟淘气,老是不愿意去,一大家子人在饭桌上唠嗑,也很是热闹。只是后来大表哥结婚了就不常来了,爸爸、姨父在饭桌上也聊得很嗨,永远有说不完的话。

只是这次,竟然只有我和爸爸陪外公吃饭。

自从去年姨母去世之后,姨父和大表哥就没怎么来过外公家了,今年竟然舅妈也不在家,我妈上班得下午才能过来,原本一个热闹的节日,只有我们三个了。

爸爸说:“我之前叫你外公来我们家吃饭,他不肯。”

姨父明明打了电话说不过来了,可是外公总是担心,万一来了呢?总得有人在家做饭呐。

外公做的饭其实并不好吃,并且他年纪大了,常常不记得要看食品的保质期,常常拿出来的是过期的饮料。因此我常常多留个心眼,在倒饮料前会看一下日期。

外公家的陈设其实已经很老旧了,好多都散发着旧年代的气息。

桌上并没有几个菜,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入口中很干,很枯。明显是做的时间太长了,红烧肉都烧焦了。

吃过饭没多久,爸爸就带着我打算告辞。

坐在车后座,打开窗户。

看外公来送我们,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只能傻乎乎地冲他笑。

他说:“晚上到我这来恰饭呐!”

爸爸没有说话,而外公以为他没有听见,他更大声地喊:“我说晚上还到我这里来恰饭!”

爸爸说好,我到时候看一下还过不过来。我知道他不会过来了,没人跟他聊天,饭菜也不好吃。

老人家天生爱热闹吧。

今时不同往日,热闹成为了一种奢望,

我也无力改变什么,只是难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