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哦不,今天,和你聊到了三点多,说的是那些心里的小事。这些小事叫做,我们引以为傲的孤独。

围绕三个关键词:自私、消极、市侩,我给出了一个答案:寻常。

我们都很清楚我们自己是怎么样的人。第一,用情难深;第二,享受冷静;第三,孤芳自赏。

用情是我心中向来难以做到的槛,该是看得出来的。利益的衡量面前,没有哪段浅薄的感情经得住计算。恰恰悲哀的是,任何深厚的感情都从浅薄中进化而来。我们很清楚,用情深是一种享受,但我们也知道,用情深是一场赌博。我们需要拼尽全力,把自己的心血榨出,滴在那块不知道能不能长出花来的土地上。最后,我们可能可以育出曼珠沙华,看得到那滴出来的红色。最后,我们可能收获的只是一个被自己感动的自己,还有那片面目全非的红沼泽。所以我们害怕倾注,因为我们知道,用情了,便输不起。

冷静是我向来喜欢的状态,事事在预料之内,事事在计算之中,掌握一切的感觉很痛快。细细想来,为什么那么喜欢冷静的感觉,该是因为安全感的问题罢。我们总觉得,只有把东西牢牢把握在手里的时候,那种东西才可控。像交朋友,先不交心,冷静甚至冷漠地经营上一段时间,值得交再继续,不值得便敷衍。过程中我们能很好地装作一副动了真性情的模样,但是我们心里其实一直在盘算,下一个反应或许这样做会更合适一些。任何细节都做到了深思熟虑,似乎一切都能如愿进行。

我们无法否认我们很骄傲,我们装疯卖傻地告诉别人,我很冷漠我很孤独,我希望我能像你们这样。在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心里或多或少有点点的小忧郁,但更多的,可能是特立独行的痛快感觉,对,再加一点点对那群从众绵羊的俯视和怜悯。我们喜欢把孤独当做骄傲,毕竟这的确似乎是我们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有的时候,发现纵情疯狂也别有一番滋味,至少这种感觉,我在你身上找到了。忽然不喜欢在你身上去计算和刻意做什么套路一类一类的,就像是小孩子见到了真爱的玩具会情不自禁的抱上去。哈哈哈哈,对了,小时候我看到喜欢的玩具反而会抱着手说不要,然后偷偷瞄它,巴不得妈妈立马把它塞到我手里,结果是,我妈装作真信了,血亏。

还是那句吧,即使以前是那副模样,可能遇到一个人,忽然一切都会变的。而且,虽然万物都有裂痕,但是那刚好都是光招进来的地方。

想必,以后你遇到那个谁,也能像我遇到你一般,觉得这些或许变一变会挺好,然后告诉那个跟你说他也自私、消极、市侩的人:“呵,是阿,不过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