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情感动物,在某一刻,或许就是触动你灵魂的那一刻。而那一刻,我竟然为一个陌生人流下了眼泪。

——题记

去年暑假,也就是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漫长的三个月假期,我决定找点事情做,于是选择了一个兼职。那个兼职是在一个补习机构做话务员,简单来说呢,就是打电话邀约孩子的家长来给孩子报补习班。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兼职,没有什么经验,尽管这项工作也确实不需要什么经验,但我还是尽力在提升自己,希望自己更加适应这项工作。上班的第一天,部门主管就对我进行了培训。对着一张张名单上面的电话号码拨过去,一样的话术,不一样的家长,带给我的感觉也是不同的。有的家长生硬无情的挂掉电话,有些家长礼貌的拒绝,有的家长爽快的答应并且邀约。其中有一位被邀约的家长,他们家就是今天这个故事的主角。

如约邀请到了他们到机构来了解详情。我去接待了他们,是一个小男孩和他妈妈两个人。初次见面,他们两个人都穿着朴素,小男孩比较羞涩,常常喜欢低着头,不爱说话,紧紧的跟在他妈妈身后。在和他妈妈聊天过程中,我大概可以知道他妈妈的文化水平也不是很高,他们家庭应该也不太富裕。进入补习机构以后,我们部门的主管就让我带小男孩去另一个房间,他就和小男孩妈妈聊聊。不用说也知道,主管肯定又是跟以往一样,给客户推荐最贵的课程,实在不行,就推荐一般的课程,强行洗脑。这样的操作我已经是见识过了,早已见怪不怪。

和小男孩呆在一起的时候,我跟他聊了许多。他当时正在读初二,下学期就要初三了,可就他目前的成绩来看并不是很理想。他跟我聊到他初一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本来不宽裕的家庭变得更加拮据,除了经济上的巨大压力以外,还有学习上的压力,曾经的班级前十,如今因为休学了一年好多知识都没有学过,已经被同级的同学甩了好大一截。小男孩在跟我诉说这一切的时候,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我感受到了他内心的难过。他说他下学期就要初三了,马上面临中考,他很想把他落下的知识补起来,他想再次恢复到班上前十的成绩。听完了他的倾诉,我真的从内心想要帮助他,可以看出这个孩子是喜欢学习的,于是我给他讲了一些很适用的学习技巧,并且安慰了他,鼓励了他,希望他对学习的兴趣不要懈怠下去。

主管和小男孩的妈妈聊完了,我询问主管情况如何,主管摆摆手,说到:“没戏,那个家长连一千多块钱的补习费都觉得贵。”这个结果我早就料到了,但我还想为他们争取一下。

于是,我去找到我们老板,我向老板提出了一个建议:“老板,我们这个补习机构才成立不久,我觉得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来提高我们补习机构的声誉。”老板有了点兴趣:“哦?说说看你的想法!”看到老板很乐意倾听建议,于是我大胆说出了我的想法:“我收到一个客户,她的孩子品学兼优,很热爱学习,只是因为生了一年的病耽误了学业,他马上就要中考了,他很想把成绩提上来,可是家里又不太宽裕,连我们最便宜的补习课程都买不起……”说到这里,老板的眼神变得认真了几分。我继续说到:“我想我们可不可以把这位学生作为我们补习机构’行走的广告’,免费给他补课,等他成绩提升上来以后,自然是要来感谢我们机构,他要是考上了重点初中,更是我们机构一个很好的宣传牌啊!”说完以后,我满怀希望的望着老板,希望他能够允许实行。老板思量片刻,说道:“好吧,这样的想法很不错,这也是第一次实行这样的方案,希望可以达到理想的效果。”老板话音刚落,我就兴奋的跳起来,连连点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那我现在就去通知那位家长!”说着,就退出了办公室。

回到我的办公桌上以后,我兴奋的拨通了那位家长的电话,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电话那头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可谁知,这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只手轻拍在我的肩上,我睁开朦胧的眼睛,原来是主管。他叫我出去一下,我随之去了。主管好像组织了很久的语言,先叹了一口气,我可以感觉到似乎有事情发生,他随后就说话了:“你今天上午给老板提的那个建议老板告诉我了,我觉得不太可行,我已经跟老板说好了,撤销上午的决定。”当主管把话说完的那一刻,我怔住了,仿佛晴天霹雳,我甚至激动得质问起主管来:“为什么?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可以说变就变呢?”“我们开补习机构就是为了赚钱,这种免费让别人来补习的很明显就是赔钱的买卖啊!”主管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继续争论:“可是那个学生很爱学习,而且基础不错,只要好好培养,将来他一定可以考个好成绩的。””你别天真了,这个社会就是拿钱办事,没钱就是办不了事,别那么菩萨心肠,我们做销售的,就是要铁了心的挣钱,懂不懂?“主管没有听进去我的一句话,还是在给我说教。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且我也意识到我的力量是微薄的,我只是公司里一个小小的兼职员工,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多说无益。

我失落的回到办公桌前,给那位家长拨了电话过去,告诉了她情况的变动,电话里我用着很官方的语气告诉了她情况的变动,我在尽量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可谁知,电话一挂掉,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淌,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流泪,可能是因为愧疚,可能是因为怜悯。我多么想这样一个热爱学习的孩子有他发挥他的聪明才智的机会,说实话,我们这个补习机构已经算比较便宜了,要是连我们这个都上不起,估计其他的补习机构也没有可能性了,只希望他以后能够自己多花点时间,好好学习,能够考上一所优秀的高中。

第二天,我写了辞职信,因为我发现我好像不太适合这项工作。大概是因为我的社会阅历不足,见的世面太窄了吧!

不知道小男孩现在有没有考上自己理想的高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