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梦。

下班时间,我在他的公司门口堵住了他。他看到我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但又马上恢复了冷漠脸。

他: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冲他笑了笑:能收留我一周吗?

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你应该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嗯,那不妨碍你收留我。还是说你现在有别人了?

他:没有。

我:那就得了。

我没有多给他说话的机会,上前就紧紧抱住了他。他果然如当年一样,一下子对我就没辙了。

这大概是我最厚脸皮的一次了吧,紧紧地缠了他一周。

白天他出去上班,我就乖乖地在家里等他。每天早上给他做早餐和便当,晚上做好晚饭等他回来。这好像是我们曾经寄望过的生活。

每天出门前,我都会向他索要一个吻。

我:等一下,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他:什么?

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笑眯眯地看着他,他这个时候总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但同时又会附下身子轻轻地在我嘴唇上印了一个吻。

一周时间好像很短,一下子就到了周日。这一天是他休息日。我们没有出去,一整天都呆在房间里。我变得更粘人了,无论他去哪,我都要跟着去。我就像是一个挂件,时刻贴在他身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动来动去,很不安稳。

他:别动了,快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不要。

我趴到了他身上,耳朵放在他胸口那里,听着他的心跳声。

我:咚咚,你心跳声好像跳的有些快呀。

我抬起头看向他,向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他一个翻身,把我重新圈固在他怀里。

他:再动,就把你给办了。

我吃吃地笑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我可不怕。

我:这一周可真快呀,一下子就结束了。

他沉默了一下,说:搬过来和我住吧。

我:呀,要同居呀,我可得好好想想。

他揉揉了我的头发,没有说话。我也不再动来动去,享受着最后一刻的宁静。

我整晚都没有睡,一直看着他,我怕我闭上眼睛,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出门前,我叫住了他,我说:我爱你。

他愣了一下,回道:我也是。

我笑笑,再次送他出了门。

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办法再等他回来了。

晚上,他比往常回来的早了一点。

他:我回来了。

我:欢迎回来。

我向前想要抱住他,可是我的身体却穿过了他的身体。我看着他打开房门,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他发现我不在房间后,便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我。

电话好半会才接通。

他:喂,你在哪里?

只是电话那头接听的是我姐姐。

他:怎么回事,怎么是你接电话,团团呢?

姐姐:你自己来医院看吧。

姐姐告诉了他医院的位置后就挂断了电话。他好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

他:医院?为什么是医院?

过来一会,他就冲出了房门。而我一直跟在他身后。

一个小时后,他来到了医院,直奔里面病房去。

他看到了我姐姐,只是我姐姐状态好像不太好,眼睛红红的。

他:团团呢?

姐姐:里面。

姐姐的声音有一点哽咽。

他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了病床上的我还盖着一层白布。

他踉跄了一下,双手颤抖地打开了白布。我紧闭着双眼,好像此时只是安静地睡觉了一样。

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

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早上还。。。。。。

姐姐走了进来,说:一周前,她出来出车祸。

他:一周前?怎么可能,这一周她明明。。。。。。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是,翻出了手机,一直翻看着相册。只是我们这一周里所拍的合照里,只剩下了他。

他:怎么可能?不会不会的。

他冲出了病房,冲回了家里。他一直在家里翻找着什么。

我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想要抱抱他,可是我再也碰不到他了。这一周已经是我最大的期限了。

没有人知道,我是在去找他的路上遇到车祸的。这里也好,不会有人感到愧疚了。

我知道我要走了,最后再看了他一眼,我便离开,去了该去的地方。

一觉醒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我看了看手机,分手的第二十天,他依旧没有回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