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短时间有很多人问我关于你和EX的事,导致我已经到了说话如同平常,不再像之前带有那么一点遗憾的语气,就像阿毛被叼走了后,我重复了半个月,连自己都不悲伤了。但是有趣的是,有的人会误以为你的出现与我与EX的分开具有因果关系,便认为我颠覆了他们心中我那忠诚好男人的形象,认为我居然也会做那样的事。

思考良久,不太清楚为什么别人会有这种印象。难不成是我长得不好看,遇到一个瞎了眼就一定会抓着不放?难不成是我魅力不够,好不容易骗到一个不带脑子的就一定会抓着不放?还是说我长得太忠厚,导致别人以为我必然表里如一。

其实很实在地说,没错,我就是那么忠厚,就是那么表里如一。但是也得说的,是我欺世有术。起初有人跟我说,认为我是老实人,交往以后发现我是个浪子,再一段时间交往以后,就认为我是用浪子的眉目掩盖种情深的内在。听到这些评价,心里禁不住一阵狂喜,果真禽兽欺世盗名是别有一番效率。

实话说吧,在四年级开始,我便有那么一种乐意被别人喜欢的心思,当然在这样心思的驱使下,难免会想做些事招惹女孩子喜欢,简单说便是耍暧昧罢。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高一。更缺德的是,当女孩表明或暗示心思的时候,才摆明说有主,曾经试过在一段时间内同时经营四个女生,有那么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状态。

那个时候靠的就是一副道貌盎然的痴情种子模样坑蒙拐骗。在一些跟我呆得久,有过一定交往的人看来,我是一个把持有度的君子,当然我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心思,有的时候会有那么些惭愧,但是总让被女生围绕着喜欢的错觉冲刷过去。

这种心态是到高中进了学生会当了主席和外联部长后才改变,原因是真觉得不妥而且太浪费精力,因此就表明了状态,搁置了所有暧昧关系。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日后再谈。鲁迅说过人戴上了面具久了便会忘记原本的模样,戴上了痴情忠诚面具的人,其实也渐渐的变作那个模样,不知是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而你,在我看来,其实也是用浪荡外表包裹着一颗保守的内心,至少在感情方面是这副模样,当然这个是你愿意让我看到你的样子,事实是不是如此,我不好说,毕竟你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但是,就算能欺世盗名,换来别人的一句夸赞,但在亲近的人面前,会露出他原本的獠牙。我是不是已经磨掉了獠牙,你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