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在家中看书,停下来休息时,便寻思着泡茶喝,可能是天太冷,坐得久了便感觉浑身不自在的缘故吧。

拉开抽屉,搜寻着昨晚泡剩下的半包茶叶,忽然看到压在茶叶下的驾驶本,刚平静下来的欣喜之情又不禁地激荡上来了。

本子也是前不久刚拿的,而且是经过千辛万苦,百般波折,最后加上老天爷恩赐的运气才庆幸般地弄到手的。

回想起暑假那段日子,再加上寒假回来时发生的种种事情,还有考试那天紧张而惊险的情景,至今仍心有余悸。

命中注定,我对开车是没有天赋的,不然怎么会连一上手的科二都跑了好几趟?但也命中注定,我与驾照是有缘分的,不然怎么科三在第一次被打掉,第二次又“胡搅蛮缠”般挂挡,停车时还犯未拉手刹这样低级错误的情况下,还侥幸通过呢?哈哈哈,不能不说归功于运气使然,但也不能不说得益于辛勤的付出和最后的坚持。

说“运气使然”已很是明显,而说“辛勤的付出和最后的坚持”也是有个中原因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在暑假赶着学车,可能是不知从哪吹来的考证之风也泼到我脸上了吧。倒是也好,把三年前和杨说的“打算高考后就学车”的闲谈应成了现实。

心血来潮的我迫不及待地报了名,又急不可耐地催着师傅赶紧安排练车,科一顺利通过后,则更是热情高涨、信心满满地幻想着以最快的速度拿证。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顺利,起早摸黑就是遇到的第一个难关。

虽然不敢说睡得比狗晚,但说起的比鸡早已不是笑话。再加上练车的人多得摩肩接踵,五点钟起床算是较晚的了。况且,要从严坊村赶去镇上练车场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每每出发时,外面还是黑夜,尽管盛夏昼长夜短,但四点半时分,天依旧没能破晓,前方的路还浸在沉沉的夜色里,千家万户犹酣睡在梦中。由于视线不好,自然是不敢快骑了,然而还是赶着,赶着早到一步,以求多上两下手,多溜几圈,毕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看着道路两旁树木的黑影刷刷地向后抛去,心里便感觉离练车场更近了,或许下一分钟就到了吧。

清晨的微风夹着冷露还透着丝丝凉意,车子拐弯抹角般划过山头,天空也朦朦胧胧地睁开惺忪睡眼,但仿佛还有一丝倦意。待到日上三竿,火红的太阳晒得额头直冒汗时,盛夏的暑气也渐渐窜上来了。于是,一个早上的训练也便停止,我们各自散了去吃早点了。如果运气较好的话,一个早上能练得两趟甚至是三趟,不过这种情况终归是少有。

最难熬的当属下午。尽管说是两点半开始,但到两点钟时已早有人在那里等候,因此,我们大都在两点之前就已经出发了。

六月的天可想而知,毒辣辣的日头拼命地烧着,烧得远处山头上的植被个个萎靡不振,灼着练车场地上的沙子看起来通红,晒得连狗都难以忍受,直吐舌头,似乎对生存已失去兴趣。我们也不例外,汗珠像锅里沸腾的水,一股一股地往外冒,好像我们身上哪里漏了一样,擦去又来,擦去又来,更有来不及擦的,直接从腮边滚落,滴到地上,也算来个干脆。更为糟糕的是,这是一种闷热。整个大地好像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热毯,在热毯底下的我们挣扎着去呼吸,貌似有人故意捂住了我们的口鼻,令我们感觉顺畅地吸上一口气,并顺畅地吐出来是那样的艰难。这种感觉就像平时赖床,棉被盖住了脸,想动却无法动弹,直到憋到快窒息,才猛然把它掀开一样。待到太阳下山,夕阳收去它最后一丝余晖,眼前隐约地露出苍茫暮色时,这一天也便结束了。

还有一幕令我最难忘,那是一次考试的前一天,我们在考场练车时,突然下起暴雨来。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是一件糟糕透顶的坏事,因为我们练车的时间是受限制的,而且是用钱买来的,如果在规定时间不去练,过了时间后面来练车的人就会接上。考试中心的人,可不会因为这场雨而同情你,把你安排到后面雨停了再练,而是练车时间给了你,你不练,过了时间,车就属于后面的人了。所以,尽管大雨滂沱,像泼,像倒,石子般的雨粒射到铁皮上,砸出当当的响声,我们一行人还是得冲上去,顶着雨,抓紧时间练车。那个时候,年少无知的我们终于明白了“时间就是金钱,金钱还买不到时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嘿嘿,长知识了!

经历过这么多风吹雨打,酷暑寒夜,我们总算是上了考场。但遗憾的是,我考了两次都未能通过,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也都补考了一回,但他们在补考时也都顺利过关了,唯独我落了单。没过的复杂心情,就像考试不及格的复杂感受一样,而且在失望的同时增添了许多忧愁与痛苦。当然,在第一回淘汰后,我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第二回没过的话,就放弃吧。果然,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那么我就做最坏的决定吧。

当我把放弃的决定当场告诉教练时,他也有点愕然,并好言相劝、百般挽留,可我就是这么的执拗,听不进去,既然已经决定便不再更改。回到家后,我也把这想法说与众人,不用想,他们也自然是强烈反对的了,可我就是这样的倔强。事后,教练也多次打电话过来安慰与鼓励,希望我再去考一次,而我也是多次拒绝和不情愿,并要求撤回档案注销科一成绩,他也很是不肯,无奈地说,这事以后再说,你先想清楚来。就这样,我们一直僵持下去,我也没再理会。

一天,我们偶然相遇,我去宁都有点事,他也正好带学员下去报名,顺便载了我一程。车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默默地走完一路;下车时,他说了一句,这样,二十八号来,二十八号再去考一次,我也有点尴尬,笑了笑说,再议,然后谢别了。

第二天,他打电话过来与我谈论此事,在将近半个小时的通话沟通之下。我终于答应再考一次,之后便过了,之后又由于时间紧,故只好寒假再考科三,之后便是寒假了……

唉——凝视着这个黑皮封面的小本子,总有千万句想说又说不上来的话。

再看着窗外的雨,在冷气沉沉的冬日恣意飞舞着,忽然想起我的一个同学来,或许他还和他的好友在一起练车吧。于是忍不住问候一番,得知他早已练完回洛口了,而那位好友也刚打完卡,冒雨回家,淋湿了鞋子,洗澡换衣去了。不禁为其感慨,考驾照如何的辛苦,大冬天还下着雨就更是了。然而回想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这样艰辛呢?若是不尝辛苦,无需过多付出就能轻而易举地收获,又何谈成长与历练呢?便不再多问。

同样的事情,不用的人去经历,总会有属于自己的独特体验吧。待他们一路走完,把车开到终点,拿到属于自己的、用汗水甚至泪水换来的本子时,又该是怎样的复杂心情,酝酿出怎样的杂陈百味,写下怎样的深情文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