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要吻过很多只青蛙后,才会吻到一个王子。我多希望我吻过第一只青蛙后,他会变成王子。——虞兮 

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总觉得姐的青春有太多太多的遗憾,譬如:大学四年来从木曾收到过一封男孩纸的情书,23来没谈过一场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小恋爱,身边就连一朵烂桃花也木有。也没碰上几个志同道合的穷酸诗人,骚客和姐一起吟诗作对,一块发骚and so on. 

今年夏天,菇凉正式毕业了,且将心中之感受,行之于文字。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内疚和悔恨总要深深地种植在离别后的心中。尽管他们说,世间种种,最后终必成空。遥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姐也是一神神叨叨的文艺女青年。哦,对了,当下对文艺女青年有一新定义,共三点:长得丑,事儿掰,不靠谱。如果毕业后我说,我想当一自由撰稿人,那老妈八成会疯掉。不过好在陈丹青大师又说了,生命有限,文艺腔无限。 

小时候看外国电影,最让我着迷的一个镜头就是毕业典礼。那么多朝气蓬勃的脸庞,洋溢着青春和兴奋。在草地上把学士帽高高抛起,仿佛人生又进入到了一个新开端。 

此次经管一别,若说舍得,眼睛却潮湿起来,若说不舍,分明木有太多的感觉。周国平说得好,人生之所以最苦别离,就因为别离最使人感受到人生无常。不过聚散终有时,好聚好散不过是种遮掩罢了。 

要真煽情地来说,姐最舍不得的是大四那一年的时光,日子完完全全是我一个人的。白天去图书馆,自习室。耗到晚上十点多回宿舍,倒头便睡。最最留恋的当属经管的图书馆,木事泡上一上午,就在里边翻呀翻呀翻我喜欢看的书,不求甚解,只愿一读。 

其次不舍必属自习室,每一次自习室的抢位都刮起了经管的一场场风暴。大三、大四那两年姐基本上都是手捧一本闲书坐二教,风雨处独自牛逼着。(姐一直认为是活在牛A与牛C之间的人。)木考上研那是必然,考研书连带都不带到自习室的。每个夜晚,自习归来走在校园的路上,天上有月,还有好多的星子。姐那时刻异发的灵感源源不断涌出,诗情泛滥。随便的《古诗十九首》之一,便会在心中默念起来。诚然,这样的出于本心,率性而为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可我就是不后悔。阅读是姐大学四年那段隐约而平淡的岁月里最好的慰藉。若要说姐谈过恋爱,也不假,那就是与这些书了。它们是我的一个个情人。 

女生外表若不幸长成姐这样的,真是场大灾难,对于姐这种外表不怎样,内心有丰富的感情,未来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一般男生都看不上。上大学最脑子进水的一件事就是报了英语专业,班里只有五个男生,严重的有阴重阳衰。可苦坏了姐酱紫的菇凉。要说大学里,姐也有过几回艳遇。大一时,曾在外国文学史选修课上偶遇一清秀男生;大三时,在自习室里曾碰到一个帅哥,色心大起时,得知人家早已有女友;也曾向一内涵学长取考研经,约好傍晚时分图书馆相见,左等右等都木见到人,当时脑子噌地冒出一首打油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缓缓等学长,哎,你咋还不来?也曾收到焱坤送的小熊。也曾逃课去听一管理哲学男老师的课,幽默风趣。那儿之后还认识了周哥这风度翩翩的绅士,涵养男,人生中又有了一精彩的小插曲。后来,这些都木有后来。大学四年来,姐的青葱岁月里,木勾搭上一个学长,木带走了一个学弟,这算是姐最大的憾事了。四年里虽然木来场恋爱,不妨这样安慰自己会好些:也许一直在错过。我不是立意要错过,可是我一直都在这么做。错过那花满枝桠的昨日,又要错过今朝。毕业了,我真木觉得我成了剩女。 

写下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感动地要哭,很久没哭,不失为天大的幸福。时光是怎么样爬过了我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将这一份情书,给自己祝福,算是对自己四年大学时光的一个交待。诚如顾城所说,我从来没有被谁忘记,在别人的回忆里生活,并不是我的目的。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心智日益丰富,点滴事物都会动心动容。越来越坚守自己内心的小温情,小美好,小幻想,小内心戏,若如不然,现实就是地狱,足以把你毁灭。你要知道,一些看此无用无聊的东西都是灵魂的奢侈品。要始终保持敬畏之心。对时光,对美,对痛楚。 

写下这一封给自己的情书,致敬我大学四年的青葱岁月。好多事情都还木有写到,说尽。不过没啥,大多事情,当来则来,当去则去。皆有因缘注定。无碍。不妨随心、随力、随缘。其实,毕业也是件极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