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友人–CH

是不是很久没有看到我的消息了呢?是不是快忘记我们什么时候联系过了呢?是啊,我总是习惯在自己的世界里,偶尔出来走走。其实在在三月的时候我想给你写信来的,契机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以前我们给彼此的信,大概是从高二开始到大一,间间断断的写了一些信。再次看那些信,往事总是会涌现,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我们都毕业两年了,高中一起度过的日子就像是看电影,有触动,恍惚一想像是缺少了真实感,不敢相信我们就这样过来了。看到当时你字里行间的表达,越发觉得你是很感性的一个人,总是会被一些事情牵动着心情,就像你说过的你弟弟的事,说到他不读书的事情,我能感受到你复杂的心情,以及压在你肩上的重担。可能当时的我并没有那么感触,大概是我的一种逃避吧,不去想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就不会有那么多压力,就能轻松的过。但逃避终究不是办法,只是我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化解这无形压力,可能我从没想过办法,无视它,任由其发展,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

当我看到你写的信,真的很想再写一封给你,纸质的,有邮票,有盖章的信,总觉得在现在网络发达的时代,这是很珍贵的,等以后再看,肯定是不一样感受。可是想起来我并没有你的地址,也不想问你要,因为问了那你就知道我要给你寄,缺少了惊喜,就算有地址也会担心信在寄的过程中丢失,当然会有一点点可惜,因为你看不到我想送给你的惊喜,但一想到也有可能有陌生人看到我写的信,就觉得还好,这份心情能有人看到就够了。不过想后我决定还是写一封电子邮件,定时发送,就定到到你生日的那一天。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但是邮件发出去后你肯定会收到,就算是晚点看到也没事。

说说我看到那些信时感受吧,从高中的那一封开始。你说起学习问题,说看到杰馨的努力,自己也有压力,想要拼搏一番,说实话我忘记了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复你了,现在的我看到觉得如果当时我们同班,能一起忘我学习或许会有另一番景象。说这话并不是说我后悔,只是觉得当时的自己似乎还没有明白一些事,只是沉浸在自己营造的的一种轻松假象中,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勇敢,不敢直面努力后可能带来的失败。而你还是那么认真,认真对待可能遇到的事情,这应该是我要向你学习的地方,(哈哈哈)你就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到大学,我去外省,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让我有点迷失,好像真的到了高中老师说的那个理想世界–自由而美好。大一期末,那时我脑子一热想寄一封信给你,好像是问的LH拿的你的地址,也给他寄了一封明信片。根据你的来信,我了解到了一些你的情况,你和雷老师有见过面,大学生活似乎和我类似,就是我们学校更远了,我还是那样不够自律,还是一样喜欢逃避。说起雷老师,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做事风格喜欢,上课方式也挺好,亦师亦友的感觉。到现在比较深刻老师有三个,雷老师是一个,另外两个是大学老师。想必你也有印象深刻的人,影响着你,“铸造”新的自己。

我不擅长联系别人,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还是一直如此。感谢你没忘记我这个远方的友人,两个人能深交必定是有相似的,也有需要互相学习的。我只希望不需要成为别人眼中的优秀,能自己过的安心,不忘心中的小小愿望,前进。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