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展以及社会节奏逐渐加快,人们体验和感知世界的途径越来越多样化,而过程也越来越快捷化且简单化。孰不知这带来的确是网络暴力和键盘侠的盛行,人们可以随意便捷地了解到一件事,哪怕只是这件事不全面的一面,那些人以他们浅薄的认识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谴责无辜的人们,更有些人仅凭他人在网上的言论而盲目相信,成为跟风的键盘侠,去辱骂本是无辜的人们,长此以往,网络暴力越来越猖狂。 

太多太多的明星受到网络暴力的影响得了严重抑郁症,我为他们感到心痛与不值,受到伤害的无辜的人们凭什么就那么自杀去世,而那些施行网络暴力的键盘侠们凭什么在屏幕背后继续猖狂地实施暴行,不受任何惩罚。雪莉在生前遭到网络众人不堪的辱骂,在她去世后才得到众人的怜悯,凭什么,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以一条无辜的生命为代价。网络暴力带来的是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的离去或是一个又一个人受到精神上的伤害,这比肉体上的折磨更可怕。在她之前还有许多许多人,受到不公平对待。也许在这快节奏社会下,让人类保持理智,只是一种奢求。 

为什么这种行为得不到制止,那些键盘侠们为什么不想想如果受到网暴的不是陌生人而是他们的亲人朋友,他们又会怎么样,是无可奈何的心痛吧。但为什么又要把这种暴行实施在一个无辜的陌生人身上。 

又有太多的墙头草看了网络上众人的评价一味跟风,进一步去网暴那些无辜的人们,他们在跟风中忘记自己的内心所想,只是根据他人的感悟代替自己的心之所向,哪怕明知这是错误的。 

人们倚仗信息爆炸时代下的滚滚信息卷轴,承载着资询堆砌起的顽石,艰难又负重前行,这些外在的、现有的、别人的,压垮了如蝜蝂般跌跌撞撞前行的人们,丝毫不给他们能够钻入世界的缝隙中喘息的机会,而人们却又依赖享用着这伤别人的“诗与梦”,心甘情愿。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我们都未曾真正体会过那些无辜之人的人生,又怎能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盲目评价他们,于施暴者而言也许只是个发泄的窗口,于受暴者本人而言,确是遭受难以承受的折磨。 

为什么在快节奏社会下,不能坚守内心的真诚,真诚待人,不因一己私欲去伤害他人呢? 

为什么要成为那些墙头草去跟风伤害他人? 

若是伴着他人的步伐感知,体验这个世界,尽管“醉过”、“爱过”也可能只是为别人作诗,作别人的诗,活于别人的梦境之中。 

网络暴力盛行下,我们不该同流合污或置之不理,别做那个伤害无辜人们的键盘侠了,也别做那个盲目跟风的网暴者,当我们每个人多能做到这样时,网络暴力才得以制止,不再猖狂,更不会有无辜的人成为它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