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庆幸你在流言蜚语之前来到我的身边!”现在的我真正地懂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这一年的春天,我遇见了我的偶像,于是每周的盼望便是他节目播出的那一天。我开始去刷他以前的视频和物料,慢慢了解到他的一些经历和为人,也加深了喜欢他的那份心。他的身上有我未曾拥有的对梦想的坚定,有我羡慕的肆无忌惮追求梦想的勇敢,因缺失而向往,我学着将对他的向往变成我努力的动力。备战英语六级很苦,但我仍然每天没课就抱着书到图书馆刷题,一天除了教室就是在图书馆里,累的时候便看看他的视频放松和激励自己。那段时间很辛苦,但我过得很充实、很快乐,直到4月21日,那个噩梦般日子。

谣言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疯狂地蔓延,为了黑而黑的人、不明真相的路人,那一刻好似都站在了同一战线上,而我们,孤立无援。我们一遍遍地去各个网站澄清、解释,还有一些太过气愤的人会去回骂,但无人理会。我也会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即使心中早已脏话连篇,但依然克制着自己以理智的语言去回复,却并没有人去愿意尝试着完全了解清楚事件,依然在网络上发表着那些肮脏龌龊的言论。那一刻的我很无奈,心脏似乎被一块石头压着,浑身只充斥着无力感。这毕竟是网络啊,我想。

在网络的世界里,有太多人以为自己手握正义的审判之剑,可以主持自己眼中的正义了。这是在曾经被推送的一篇文章中看到的,很多人自以为是地握着那把自以为是的正义之剑肆意去刺伤别人,用嘲笑的丑恶嘴脸说这是他应得的。

想起2013年的那个14岁女孩汉娜·史密斯,只是在社交网站上上传了一张自拍照,便遭到那些无知愚蠢的网络暴徒谩骂,她不是一个多么脆弱的人,却最终选择了在位于莱斯特郡的家中上吊身亡。这件事情让我第一次知道了网络暴力这个名词,但并没有一个清晰具象的认知。有些东西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感受到惧怕。就那么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们度秒如年,一边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想,专心反黑,一边又忍不住担心那个少年现在在遭受着怎样的折磨,害怕听到有任何的噩耗。直到晚上八点的直播他出现在舞台上,告诉我们–他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没能绷住。那个瞬间我真的很想质问那些网络暴力者:“恭喜你们,你们成功伤害了他,所以你们得到了什么?”

是的,我们最终没有战胜网络暴力,或许本来就没有输赢,不过是局外人怎么去看待罢了。我们也从没想过要去赢得什么,只是想向那些躲在屏幕后的人宣告我们的态度–可以接受不爱,但若你要伤害,我们也会毫不畏缩地拿起武器反击!

经历过后,我才算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网络暴力的恐怖,它让你就像处于一潭深水之中,无论你怎么击打,不过是泛起阵阵涟漪,而你却在慢慢地沉没。我开始变得更加谨慎,试着去注意自己的言论,在不完全了解事实前,宁肯沉默也不愿随意发表观点。因为我明白,有时候语言的伤害远远强于实质性的攻击。

你无法预料,你发出的那段文字,会否成为压倒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网络暴力,终将会变成刺入他人内心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