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算是大家庭了,六口之家,两个大人,四个小孩。正如你应该知道的那样,三个女孩子,一个最小的男孩子。而有些问题,势必不仅只是一个两个小家的问题,这势必成为社会遗留的问题。我的父亲也好,我的母亲也好,他们那代人都有着庞大的家族。父亲家五个小孩,母亲家七个,也许越是贫穷,越会刺激生产,那个年代,每一个孩子就都是一份劳动力。父母的结合没有所谓的爱情作为铺垫,两家大人看适龄,差不多就草草的结婚生子,然后延续到我们这一代。说实话,我倒是很羡慕那样的“父母爱情”,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持着父母亲这一代的人,风雨无阻的走到现在。

我父亲是炮仗脾气,我母亲虽然看起来温吞性子好,但是也有自己的倔脾气。我朦朦胧胧的记得小时候,坐在床头上哭,两个大人虎虎生威,打架打的电视机都砸坏了,桌椅板凳都搬了家;父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总有斗不完的嘴,抄不完的架,一点鸡毛蒜皮的小时有时候都能干起架来;年轻气盛的他们总是谁也不服气谁,谁都寸步不让;然而再艰难,没有人在气头上把离婚二字说出口;再难受,也没有人说过不过了就离这样的话。

有一次,和母亲闲聊,问她为什么嫁给了父亲。母亲说,媒人过来了,父母看还行,而且姥姥家孩子又多,就给母亲拾掇拾掇嫁过去了。彩礼好像是200还是300块钱,既不是很清楚了,到父亲家以后,这个钱最终还是还给了奶奶。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鸡蛋,生孩子,也就是我,满月酒都办不了。两个人一路上磕磕绊绊,从清秀有棱角的少年渐渐变成现在的模样。父母亲的脾气随着岁月的磨砺变得和缓了许多,会拌嘴,会吵架,但是再也没有打架的事情发生了。

我和父亲关系不是很好,因为他面对我大多数是沉默或者直说让我好好学习,好像除此之外他再也无话可说一样。我在外地求学,母亲打来电话会和我说,好几天没有我的消息,父亲催他来问我。孩子多,负担大,年纪渐长的父亲未来多赚一些钱,去了外地,母亲将父亲的行囊打包好,把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整理好,然后,一个人送父亲去了到达远方的车站。父亲极少打电话回来,母亲总会抱怨父亲也不打知道电话回来。我知道,母亲只是想要知道父亲平安,只是想要知道父亲的消息。

我问过母亲爱父亲吗?她莞尔一笑,却没有作答。也许爱与不爱,在她眼里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她只要知道,父亲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们的父亲就够了。

前些天,偶然间翻手机新闻,看到了中国的离婚率,说几乎每两对结婚的情侣都会有一对离婚,多高的离婚率啊!

我渴望爱情,却望而止步,因为很不踏实,缺乏安全感,因为不知道那个他可以陪伴我多久。我羡慕父母这般地爱情!柴米油盐酱醋茶,平平淡淡,相扶相携地从青葱到白头地不离不弃!我想,也许我也会走上中国式相亲这样一条道路,毕竟大家目的相同,不管之前如何,大家都是奔着结婚!也或者我会选择干脆不结婚,自己一个人过这一生!

未来无限可能,路还这么远,谁知道呢,也许我会遇到那个可以遇到那个相扶相守,共度白头的人呢!也许我也可以遇到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