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公司新来了一位37岁的女同事,凭借着老总的关系,一上任就是人事总监。尽管,她从未从事过这项工作,但高职高薪好待遇一个都不能少。   

   

她来的第一天,一进公司就听到她“爽朗”的笑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姐我得跟您多学啊;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哎呀哎呀,你们带的饭闻着好香啊……   

   

一时间我和我的同事有些恍然,仿佛这位才是公司多年的老员工,而我们只是初出茅庐的实习生。她的热切,我们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表现出的那种与人为善亲切和蔼的自来熟,让大家稍感不适。   

   

转眼到了第二周,公司给她安排了一些工作,她的态度一下变了,但笑声从未停止。在一个办公室里,听着,看着,感受着,突然觉得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扼住了我们的喉咙。   

   

在个人待遇上,她锱铢必较。   

   

“啊,年假凭什么没有啊,别和我说公司规定吧,毕竟国家法律规定一定要有年薪的啊。”   

“什么?公积金不按全额缴纳啊?那可不行啊,不交这个谁来这公司上班啊。”   

“嗯?小王申请在家办公了?谁批准的?什么原因?哦~独生子女?哎呀我家也是独生子女啊,不行,我也要申请在家办公,在家办公多滋润啊。”   

“啧啧啧,你工伤公司都没给你多赔偿一些啊,哎呀这种公司,啧啧。”   

   

在本职工作上,她任性妄为。   

   

“你好,对,我是xx公司的人事总监,嗯,嗯?你要那么高的待遇啊?哎呀,我们也是个小公司啊,今年都未必能挺过去的,你怎么要这么多啊,我们公司很穷的,都快倒闭了你还要这么多?”   

“部门不要提那么多要求好吧,人招来凑合用就行了。怎么可能你们要求什么就有什么样的人啊,我们首先要完成招聘部指标的好吧?”   

“好啊,那我跟老板说好了,总不能什么都听你这个部门经理的吧!招聘肯定还是要多考虑招聘部的辛苦啊,你的诉求不重要。”   

“哎,那个我配合你们部门工作的话,最后你们那个奖金发的时候记得分给我一份啊,毕竟我都那么辛苦了。” 

“我听我朋友说设计岗位的人不要什么专业度的,这工作都很简单的啊,没有含金量啊。什么需要多年经验啊,嗨,我就不信那个,我朋友都说了,这个他随便看看书就能做了。”  

   

很难想象一个老总的关系户会这样做人做事,令人愕然。  

   

首先是对公司的各种非议,其次是对工作不负责任的态度,尤其是利益至上的自私自利,把办公室气氛搞的乌烟瘴气。   

   

她总是把忙字挂在嘴边,但聊天和吃零食没断过;

她总是能够随意对同事人品和工作品头论足,尽管她毫无所知;   

她总是想左右各部门负责人的工作方向,一句那我跟老总建议大过天;   

她会对你说,哎,那个谁,你的那个工作啊最好怎么怎么去做,对啊,我没做过啊,但是我觉得你做的这个很烂;   

她还会说,哼哼,看着吧,这个工作我做不来,xx就做的来么。我们冷眼看着结果吧,我倒看她能翻出什么浪来; 

呦,xx部以前的领导那么垃圾呢,怪不得,那现在这个凑合吧,还有个人样儿。   

    

说这些的时候,她永远在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呵。   

   

起初听起来有点聒噪。   

现在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她一笑,就说明又有人要倒霉了。   

她一汇报,我们的工作就完全被打乱了。   

   

她对教学部的负责人说:“你不要跟我说什么数学老师一定要找学这个的去教,我理解语文老师也是可以来做的,因为都是老师,都是师范毕业,你非要掰扯什么学的专业不同,理科文科,我只能告诉你,你的个人意识太强了。”  

   

然后她跟老总汇报出来,带着胜利的微笑,高声说:“我赢了!老总说了,可以让语文老师来试试,本来嘛!哪儿有那么多条件符合的应聘者啊,我跟老总说了,首先要考虑我们招聘的辛苦啊,这才是最重要的,你们说是不是啊?!”   

   

我们看着教学部总监的背影,他有些落寞,有些无奈,有些迷惘,有些苦闷。   

   

他去楼道里,啪的点上一颗烟。   

   

等到再回来,他笑着说:随便吧,您说可以,那就让应聘的那个语文老师来试着教教数学吧。   

   

“对啊,我也是考虑大局,毕竟先有个人在岗最重要嘛,你们都不知道我多辛苦,天天招人我头发都掉那么多,觉都睡不好,大家都是为工作嘛,不要个人意识太强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咱们都是好同事啊,真的,我跟你说,我把你们当亲兄弟姐妹,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么,要好好配合公司才能更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6月了,嘶~怎么突然背后发凉,狠狠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