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在《目送》这本书中,有一句话我至今仍印象深刻,她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去年,由于大二要转去主校区,我已经提前跟车把行李搬到主校的二教,等到开学时,再把行李搬到宿舍区。九月,快要开学时,我和父母便一起过来搬行李。由于女孩子家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叠起来的桶和盆、一大袋衣服、一箱杂物、一袋棉被、一袋枕头席子,这也不奇怪他们为什么膛目结舌了。

主校好像是称霸一个山头的霸王,高低起伏,那时搬行李的我就一直觉得在爬坡。宿舍在西区,二教虽然靠近西区,跟着地图走,但也有很长一段距离,特别在有那么多行李时,如同千里跋涉!

由于母亲身体不好,我爸左肩膀上挂一袋,右肩膀上挂一袋,右手拉着两个轮子的小拖车,拖车上又放着两箱行李,而我只是拿着桶和席子。只见他小小的身子虽是承受了那么大的重力,约莫一盏路灯的距离便停下来歇息几秒,但我还是要小跑才能追上他。看着他额头布满汗水,微微咬紧牙关,我几次开口道:“爸爸,让我来吧。”我试图想要拿下他一边肩上的行李袋,而他只是推拒我:“别动,这行李带子快断了。”

后来上到了一个斜坡,我实在累的不行,站着喘气,抬眼望去,太阳透过路旁树叶的缝隙倾洒下来,圈圈点点,一束光恰巧照到父亲身上,他还在一步一步拖着行李,缓缓上坡,弯着身子,蓝色带领的短袖由于经常穿洗已经变得拖长,背部汗水打湿了一片,小小的身板仿佛快要淹没在行李袋中,多么想有一阵风吹来,替我消解他些许累,也许是风听到了,风来了,伴着旁边刚修剪完的青草的气息,消解了累意,也模糊了视线。

前段时间,在微信收藏里翻到了一个十多秒的视频。视频当中,一个熟悉的女声道:“你看过来呀!”,已经上了半层楼梯的女孩闻言转身,“干嘛呀?”女孩答道。只见她剪了一个男孩儿头,戴着厚重的眼镜,背着厚重的书包,身着干净的校服,配着一双小白鞋,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拿着一袋食物,那是母亲害怕她在学校因为繁忙的高三学业而照顾不好自己准备的。看到母亲站在楼梯下拍她,旁边是专门为了接送她上学准备的,而这一用就是六年。女孩看到是在拍她,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随之给了母亲一个伴随着傻气又暖暖的笑容,坚毅地转身走了,视频里拍不到的是女孩转身时眼泪已经不自知的掉下,可能,母亲也哭了。其实女孩去的那个方向,有她的梦想,有的盼望的未来。

其实啊,我们一生都在目送自己最爱的人,可能是父母,可能是爱人,可能是孩子,不断地看着彼此的背影,渐行渐远,但是不用伤怀,也不要不舍,毕竟也是人生常态。你爱的人知道你在身后陪伴着他,便是莫大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