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爱人吵架,怎么能说是一种福气呢?乍一看,你一定会嗤之以鼻,是不是作者为了标新立意而在这里胡说八道呢?如果是这样,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和爱人吵架确实是一种福气。

前阵子,我打电话问侯我老妈,老妈一如继往地说一切都好着呢。当我问及老爸时,老妈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各种抱怨就像打机关枪似的"嗒嗒嗒″地往外串,什么"脏袜子到处乱扔"啦,"嫌我做事磨蹭"啦,"养的小鸡被老鹰抓了两只去怪我不该养"啦,"我和他大吵一顿后已经半个月没和他说一句话"啦……听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我只好充当和事佬,老爸老妈两头劝,劝老爸向老妈低个头服个软,劝老妈大人大量原谅老爸一时的心急口快。经过我的好说歹说,老两口终于握手言和。

从小到大,在我的印象中,爸妈就经常吵架,常为一些鸡毛蒜皮起争执,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小时侯的我,面对爸妈吵架时总插不上话,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或者躲在角落里悄悄抹眼泪。以前通常是老爸占上风,他嗓门大,说话又急又冲,很多次气得老妈跺脚抹泪只好屈居下风。当我们几兄妹相继长大离家后,爸妈吵架斗嘴已成一种习惯,属于积习难改的那种。没有我们在身边,他们吵得肆无忌惮,有时甚至是一句话不顺耳,便会徒然抬高嗓门拉开了吵架的架式。随着年纪的增长,老妈越来越忍受不住老爸的批评指责,经过多年经验的摸索总结,老妈便总结出一个"治服"老爸的绝招:通常两人大吵一架后,老妈便开启"聋哑人″模式,她不再跟老爸说话,老爸和她说话也当没听见。三天、七天、十天半月,甚至更长时间里老妈对老爸都不理不睬,直到老爸受不了向她低头认错为止。哎,我们几个兄妹常年在外很少着家,老两口总是这样吵吵闹闹,这该怎么办呢?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眼看就要到了,这几天我抽空回了一趟家,回来祭祭祖顺便看看爸妈。一阵马不停蹄忙碌过后终于得闲,我和老妈便拉起了家常,聊着聊着便扯到了上次吵架这件事来。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老妈煮饭水添少了点水,老爸牙不好不喜欢吃干饭,便指责老妈煮饭舍不得加水,说话的语气让老妈感到十分委屈,她想自己辛辛苦苦忙这忙那,还要做饭给你吃。煮给你吃倒也罢了,你还嫌这嫌那的,不吃拉倒!她便和老爸大吵一顿,惹得邻居知庄婶婶跑来劝架,劝开后双方便陷入冷战,直到我打电话劝合他们才打破僵局。老妈一提起知庄婶婶,我就想起了几年前她老公得癌症去世的事。听老妈说,她年轻的时候,和村里的知庄婶婶、艳青伯母的关糸十分要好,甚至提出要拜把子。她们的老公都是千百年的家属,且同一年生的,也就是同岁,这更让她们好上加好。她们三人相约在同一地基上修建房子,以方便互相走家串户。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艳青伯母不幸染上绝症死了,她老公既当爹来又当妈把两个年幼的孩子抚养长大,至今没有再娶,一个人孤独终老。知庄婶婶的老公几年前患淋巴癌也去世了,就埋在村口的大池塘边,如今祖坟上都已经被青草覆盖,早已变得物是人非。

纵观老妈这一辈人的遭遇,我不由得感慨万分,忍不住劝说老妈:"看看你们这三个要好的姐妹,只有你和老爸的缘分是最长的。你看看她们两个,早已与老伴阴阳两隔,连看一眼也是不可能了,更别说吵架拌嘴了。"

老妈听了我的话,一时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老妈放沉了口气说:"是呀,你知庄婶婶就常对我说,是她个性要强了些,所以老伴就先离她走了。现在,她每回深夜梦回惊醒时就忍不住想,如果老伴能复活,一定好好待他。"

我听了,立马趁热打跌,对老妈说:"还是你和老爸的缘分深厚,现在还能拌嘴吵架!″

老妈不好意思地笑了。

是呀,能和爱人吵吵架、拌拌嘴,从某种意义上说,还真是一种福气呢!至少他(她)还在你身边,看得见摸得着;如果连吵架的机会都没有了,那真是缘分已尽、福气已消了。在这里,我并不是鼓励大家和自己的爱人吵架,而是劝大家在和爱人争吵之后,能宽慰一下自己:能和爱人吵架,也是一种福气,有的人想吵还没机会呢!当然,吵架劳神伤身要适可而止,能免则免。面对与爱人吵架,你有何高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