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爱你,所以我们分手吧。”

“好。”

安静说出这个字的时候,觉得头很晕,但是心里却毫无波澜,仿佛只是跟一个经过了自己整个青春的人告别。

我和前任认识了十年,相恋了七年,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到现在,一层层关系的蜕变,让人羡慕过,也让人妒忌过,但是没有但是。

认识了他是在小学大家都年幼无知却满心童话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也会像童话写的那样,从校服走到了婚纱,能一起去我们曾经标记下的每一个想去的城市,可是现在,路途继续,可是路上只剩下了我和我的背包。

我从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我们每天的时间都很忙碌,只有周末的时候里,可以闲下来。闲下来的时间里,他只会躺着一直对着手机,那些曾打过草稿的计划,永远等来的是一句:“计划赶不上变化”然后不了了之。在日常生活中,我生活习惯很喜欢自律和精致安排,以前我们会一起去买菜,一起回来做饭,他总说我做的饭菜好吃,就会站在后面手舞足蹈地给我打气喊着加油,偶尔会撒撒娇向我讨要刚做出来还热乎乎的菜,结束用餐后他会负责洗碗和卫生,而我也会手舞足蹈站在他后边给他打气,他说过以后一辈子的碟碗他都要负责……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的周末从每个围着厨房的时光变成了“今天想吃什么,点外卖吧。”

其实生活上还会有很多类似的点点滴滴,在自己的回忆里也总会因为这些小的点滴而不自觉的上扬嘴角,不自觉想一个永远都不会发生的童话结局。在分开前夕的日子里,他的烟瘾越来越厉害,家里总是有股浓浓的烟草味,刚同居的时候,他也有吸烟,但是因为我突然病发的哮喘后,他答应要好好戒烟,给予我们大家一个没有烟草味的家,但是没有但是,烟台会出现他的烟蒂,床边会出现烟蒂。认识他那时候:白白的校服,干干净净仿佛撑起一片余阳的背影变得很模糊,仅存的是,总是拿着烟蒂出现在阳台的他。

他提出分手时,我以为也会想之前那样还会有我们再复合的机会,但是他说这次他累了,我淡定说好。结束了一切,或许对他也好,一个好字很安静说出来,也是对我和他最好的结束吧。

后来他找过我几次,并给我留了一本日记本,大概的内容如下:

你们相信一见钟情吗?她是转校生,第一次见她,就喜欢上她了,她高班主任半个头,班主任还没踏进教室的时候,从门口那就已经见到了她,那个时候就觉得满个视界都是她,我以为,我们会从校服走到婚纱,我能把这个总引人入胜地姑娘带她去她想去的每一个城市。但是现在,我食言了,但是我很爱她。

最近跟她总是吵架,会感觉到很乏力,她性格很急,如果说错了什么她就会大发脾气,有的时候真的不想跟她吵架,但是她总是会怀疑我的很多东西,工作上压力很大,自己的工作时间总是会想她,以前回家,总会很放松,觉得跟小树建立的这个家,是可以让人放松和依赖的,可是小树过于自律的生活常常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很多工作上面的东西,我都无法帮助到小树,从前她会跟我说很多很多,后来因为时间上的不允许,还有我的无法帮助,她选择了最极端的方法处理,她一个人背着,什么也不说,总会在最后的时间里爆发出来,大吵后就会消失一段时间,不吃不喝。以前认识的小树很活泼,总有一种朝阳的感觉,而现在总有一种她扼住我喉咙,却又不敢大声叫喊,怕会伤害到她。

她很要强,做为男人的我,可能很多东西都比不上她,但是她的要强常常会损耗我的内心,有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错觉,她没有了我,会更好,她不依靠我,也不需要我;工作家庭东西太繁重,我爱她,所以放开她,或许对谁都好。

爱情里,我们到底是谁做错了?外婆跟我长道:其实爱情里面没有对错,有一种爱情叫做解脱,有一种叫做放过,然后大家都自由了,我和他相恋了七年,在正值大家所说的“七年之痒”时,大家都放过了彼此。

张爱玲说过: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前段时间在《前任3》播出后,大量的书评,评论,微博等都写出了很多大家对于爱情的感发和回忆。那种天荒地老的誓言和生死两相耗的剧情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其实没有那么多,因为生活很短,只能回忆和评论,再多剩下的,还需要生活。只是有的时候夜深人静或某一些东西牵起思潮的时候会难过和不舍。老一辈的人常说,能结婚的两对人,不叫爱情,叫生活。

为什么老一辈的人出现分来的机率很少呢?除了年代问题,最根本就是习惯了容忍和迁就,习惯了他或者她在,再来一次,生活就打乱了。倘若真的分开了,是一种叫勇气,不是“我累了”,也不是“你错了”,而是,我想要换过另外的一种生活方式。

我和他分开后半年,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半夜手机电话里说他很难忘记我,希望我过得好。我们分开后第二个月里他在朋友圈发出一张他抱着一个满心笑容的女孩,并配文:“***谢谢你来到我身边,余生请多关照,我爱你”。那时候我就下决定要好好生活,比他好千万倍的那种。

生活继续,只能重新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有些爱,是真的这么简单,有些对错,真的只是因为我们还在一起。既然都不在一起了,我还是想继续我自己喜欢的生活,毕竟生活还需继续。

愿所有相爱的你们,都能应了那句:虽愿得一人心,但要白首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