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在想,同样是他们的小孩,为什么对我总是不一样?   

  他们总说,你小时候最幸福,那时候家里环境最好,就你一个小孩,大家都关注你。可是在我的记忆里,不是的,他们很严厉,稍有一点不对就动辄打骂,我常常寄人篱下,因为他们忙,我可以说是在别人家里长大的孩子,我跟他们真的一点也不亲,一两岁到幼儿园的时候只是一个保姆带着我,小学到初中只有三四年在家住过,到了高中我又去了寄宿学校。到现在大学了,每次放长假回家都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我的同学们都在盼着放假,只有我,盼着回学校。   

  我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煮饭、洗碗,没办法的,在别人家里,不能不帮忙,我很早熟,很早就懂了很多东西,也早早看清了人情世故,而我的妹妹今年也八岁了,她什么也不会,连倒杯水都要大人帮忙,而我从来不敢叫我妈妈帮我倒杯水,甚至是顺手递个纸巾,因为我怕她说,自己没长手吗,什么都要我。是的,她真的说过。我觉得小时候的经历真的对我现在造成了很大影响,我小时候很聪明,成绩也很好,但稍有退步,他们马上会打击我,说我今后会一事无成,说我没用。事实上我每次刚决定发奋要把成绩追上去,他们就来打击我,然后我瞬间觉得,那就这样吧,反正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滩烂泥,还学什么?我妹妹小学一年级,上课要人抓着去,作业要盯着写,一个小时写不出几个字,但他们却是很有时间盯着,我从小独立完成所有事情,从来不敢想不去上课不写作业。可能就是懂事的孩子更苛刻,会闹的孩子有糖吃。我还有个弟弟,六岁了还要人上完厕所还要人帮他擦屁股冲水,我并不意外,因为本来就重男轻女,放弃了在00年的时候月薪就过万的工作,从单位里出来,就为了生个儿子。在我面前说对我们几个都是一碗水端平的,但我不止一次听他们在亲戚面前抱怨过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个女儿,也不至于丢了工作。原来这也能怪我啊…也是吧,心脏都不是长在中间的,怎么可能不偏心。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出生,初二那年我就开始夜夜失眠,用美工刀在手上划了一道又一道口子,去到楼顶就像跳楼,看到刀就像给自己一下,不如就这么了结算了,幸好有我堂哥看着我。高一那年我可能是抑郁了,找了几次心理老师,边讲边哭。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男朋友,慢慢变好变开朗。我们高二的时候在一起,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我也第一次这么依赖一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跟他闹,在他面前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去做,什么都不担心,然后我们考了同一所大学。可就算是这样,我觉得我也没有完全被治愈,我还是很自卑,很怕认识新朋友,不敢去表现自己。   

  每次放假回家依旧是我最痛苦的时候,高三的时候我被学校提前录取了,我在高考前几个月就离开学校,去打暑假工了,在工厂熬了四个月,赚了两万块,然后把其中一万块和助学贷款贷的八千交了学费,笔记本电脑也是我小姨送的,本来答应我高中毕业就给我买手机也没有给我买。每次回去,我稍有什么不对就抱怨我的学费多贵多贵供我上大学有多难,威胁我不让我继续读书了,可是,学费是我自己交的啊…我小学到初中都是免费的,我妹妹小学学费一年都要一万多了,他们怎么就不抱怨。因为我最在乎是读书这件事,所以他们一抓一个准,一说不让我读书,我再不愿意的事情也会去妥协。   

  今年因为疫情原因,我在家困了好几个月了,一天比一天难受,一天比一天痛苦。我在做功课,他们让我做家务,我在上网课,他们让我去教我妹妹写作业。我说没空,就说我不帮忙,拖累他们。是的,我的事情都不重要。那天课很多,我让妹妹写作业,交代了好几遍,后来问她几次都说写完了,我也忙,没空去检查。晚上他们回来发现我妹妹作业没写完,劈头盖脸一顿骂,不是骂她,是骂我。说我连个小孩子都管不好,不是我没空,是我不想管,这点忙都不帮,他们还小不懂,你也不懂吗?所以,小的一做错就是大的没管好跟小的一哭就是大的错了是一个道理的。我管她,谁管我呢?八岁了,我八岁都会做饭洗碗,她做作业还要人盯着洗澡还要人给她洗,以前怎么没人管我呢?   

  我也想被宠着惯着长大,做个单纯的小女孩,事与愿违。我只能在我男朋友那里寻找慰藉,但这些事我从来不跟他说,每次难受了,就问他什么时候娶我,什么时候带我走。他经常说我很爱闹,脾气时好时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会这样,可能是刷存在感吧,我需要他做一些事情去证明他对我的爱,在他面前感受被人宠着惯着的感觉。   

  今年二十岁,盼着离开的第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