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我向来不是轻易低头的性格。

每年拜年的那几天里,有一天是我的生日,因着要相互拜年,我的生日,成了各大亲戚到我家例行公事的一日游,我从小跟着奶奶,父母务工,家里的细碎家务,都是奶奶承包,但每到我生日的前几天,我就是我们家最勤快的崽:奶奶打扫遗漏的窗户框子、犄角旮旯,我踩着着半米高的凳子,抬着水桶,一个个卖力的清扫,奶奶坐在门庭下,望着爬上爬下的我,一脸纳闷。到了生日那天,我早早的把杯碗盘碟洗干净,端茶递水,忙前忙后,懂事的人人夸奖。但只有我自己清楚,这一切的行为并不是为了挣这些夸奖,要这点得意,我听过亲戚们的窃窃私语,看到过他们脸上不可一世的表情,经受过一次两次好多次的轻视与傲慢对待,如今他们集体到我这个,破破败败的小家来,我很愤怒,又很想哭:我希望我的家里同亲戚家一样干净整洁,我的家长是别人嘴里称道的周到热情的好长辈;我希望那几个富家亲戚谈论起我家的态度,不再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至少他们家干净整洁呢?我祈求他们这样想。

时间再往后,世界越来越大,老家的亲戚,已经渐渐的淡出我的视野,也渐渐的看清楚,幼年时期在我心里如同魔障的亲戚们,也不过尔尔。但是幼年遗留下来的性格,却成了我至今无法摆脱的桎梏。

心理学上把自卑看作一种很底层的土壤,在其上可以发展形成各种各样的人物性格,深以为然,如今的我,敏感而自卑,人际交往里,他人的话可以十分轻易的伤害到我,即使理智上,你也认可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受伤的眼神收不住,对方从你脸上捕捉到的尴尬,足以让他铭记:此人不善玩笑,慎重交往。远离的人群与自卑的性格形成完美闭环,日复一日,让我偶尔窒息,这一生,到底该从哪里打破僵局啊。

我看到过自信的样子,美好灿烂。我想象的自信的样子,优雅大气。但是大概,我的心底就是有个角落,填不满,照不透,时不时的就有自卑从里面溢出来,击倒我对于人生的一切乐观的妄想,不过没关系的吧,我想,我看到它,承认它,理解它,最终接受它成为我的一部分,就像甜甜的爱情。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