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了二十三岁的生日,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我的人生刚刚开始,但我真的很迷茫。不是因为人生刚开始没有目标的那种迷茫,是不知道该如何填补我之前因浪费时间被别人落下的那些成长的迷茫。因为你必须承认,如果你是一个平凡的人,二十岁之后,你的人生唯有努力挣钱和自律这两件重要的事情。这是你过的舒服的必经之路。

疫情期间,许多人因为待在家里,体重蹭蹭上涨,每天缺乏运动,除了吃就是睡。可是,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仍然每天在有限的空间里健身锻炼,他们仍然保持着很完美的体重,做瑜伽、举杠铃和练马甲线一样都不放过,而不是彻底地放松自己。所以,如果以后在职场上要小心的话,我觉得也要小心在过年之后仍然没有发胖的那些同事,因为他们真的毅力超乎寻常。我们跟他们差的,从来不是几斤几两而已,而是那几斤几两背后的自律和克制。 

我曾经幻想过每一个假期的计划,曾经在脑海里给自己做过无数次的学期规划,但鲜少完成。最终这些计划和规划总是会被我放不下的手机和身边的环境中的种种诱惑而打乱。大一的暑假,我曾经想过自己要学会PS,也有那么几次,打开了软件,最终看着教程之后手机就自动调到了微博,然后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PS软件仍然停留在初试位置没有一丝改变。到了吃饭时间,好了,关掉软件,结束学习。就这样整整一个假期过去了,学习进程毫无进展。

大二的时候,身边的同学开始注意自己的身材管理,加上有每个学期的体测,所以很多同学开始夜跑。习惯于跟风的我也买了运动装,假模假式地每天晚课之后到操场开始跑步,坚持了大概一周,上秤之后发现自己体重丝毫没有改变,就开始自我放弃。每天晚上不但不跑步,还开始点外卖,暴饮暴食,最终体重到了58kg。记得当时回家之后,我妈还惊讶的不得了,怎么会突然胖成这样!可是我清楚的记得,同班的来自四川的小姐姐,不但坚持跑步,还报了舞蹈班每周坚持上课,坚持了几年,在毕业晚会上,在舞台上跳舞的她小腿肌肉线条别提有多好看了。我在台下观众席,看着手里的奶茶,捏着肚子上的肉暗自叹气。也许有人会劝我说,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嘛,选择也不同,不一定瘦就是好的呀!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十分羡慕她,那一刻台上的她,明明在发光啊! 

考研的时候,冬天去自习室要很早,教学楼没开门的时候要在门外等。我常常懒得起床,所以总是七点半等到开了再去,后来就干脆在寝室学习不去了。因为寝室也没有人。而我同寝室的女孩,每天六点准时起床,中午等到整个自习室空无一人,她还在学习。有次有个邻座的同学问她,你怎么总也不去吃饭,你不饿吗?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在自习室,几乎从未离开。最后冲刺的时候,也是整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她每天五点半起床,六点准时出门,这些付出也许早早注定了最后的圆满的结果。她以390+考上了最难考的学校的最好的专业。自律,会让你的人生收获的果实很甜很甜。 

大四实习期间,我遇到了一个很优秀的主管姐姐。她的工作其实很忙,很少有时间坐在办公室,总是要跟各个部门交涉,要跟上下级沟通,有时候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除了工作,她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小女孩常常发高烧,家里人都应付不来,所以一旦女儿高烧,家里的人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她向领导请假跑去医院,通常在我们快下班的时候回来,然后继续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就算在别人眼里她一点空余时间都没有,她每天早上仍然精神饱满,快步走进公司打卡跟每一个路过的人说早安。她每天都有精心搭配衣服,并且配上符合今天整体风格的发卡,还有精致的妆容,与每天赶着去公司上班不修边幅的我形成鲜明对比。我既没有女儿要照顾,也没有繁杂的工作,甚至每天早上妈妈会帮我准备好我要吃的零食。我真的太幸福,幸福到忘记了努力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是她敲醒了我,告诉我是时候要改变了。 

康德曾说,所谓自由,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随心所欲的自由是低级的,不需要任何成本的自由。而高级的,能够主宰自己人生的自由,是建立在自律的基础之上的。总是抱怨生活不公的我们不妨问问自己,今天你自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