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负盈亏太久,就会忘了让人与你分担也是一种能力”,偶然看到的一句话,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没有这个能力。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本应享受着别人口中的独生子女待遇,被宠爱着、保护着,可在我所有能回忆的时光里,幸福的片段真的很少。之前热门的话题“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很不巧,我属于后者。

我爸妈第一次为人父母,我也第一次为人女儿,只是我们的超长磨合期最终以失败告终,给我带来的所谓原生家庭伤害,至今我也未能放下过去,彻底释怀。

小时候,父母以要工作挣钱为由,从来没有给过我陪伴。当我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放学,我看着所有同学都被他们父母接走,而当天答应来接我的爸爸,最后也没有出现。后来,老师也联系不上家长,就把我先把送到了领居家。再之后,就是我爸回家了,我听到了家里开门的声音,就会自己家了。所以,要接我放学的事我爸忘了,也没有去找我。

小学,他们认为我该独立了,自己上学放学,自己写作业,自己睡觉,从一年级开始,我奶奶就对我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候老师们都知道我放学需要回家做饭,所以学校里的活动也基本不用参与。然而也就是这六年,开始懂事的我,开始萌生了逃离这个家的念头。

小学六年期间,回忆里只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轮番吵架,记忆力他们的吵架必是大场面,空中甩椅子的,摔碗碟的,以及整栋楼都能听见的音量用最难听的脏话互骂着。那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过年过节的团聚,因为人齐必吵架,而且都是突然爆发的,本来一起吃饭聊着天,下一秒就是摔碗吵架。

还记得有一年春节,姑姑他们也都回来过年了,小小的屋子挤满了人,本来挺和谐的,爷爷在客厅睡着了,奶奶也在房间休息,剩下我们一起在客厅看着电视聊着天。可突然奶奶就从房间里跑出来跟爷爷吵了起来,事情的起因我已经忘了,只记得吵得最激烈的时候,最小的姑姑站在窗边无助地大哭着,突然爷爷就抡起椅子向奶奶砸去,妈妈站在中间拦着,椅子就从妈妈耳边飞过,砸向了奶奶的鼻子,然后全家人送了奶奶去医院,剩我和爷爷留在了安静的房子里,爷爷抱着我,我哭着睡去了。

是的,小时候我只会哭,他们一吵架我就哭,他们一骂我就哭,那会从没在家人面前笑过,因为总觉得他们在的场合都很严肃。那几年,也是我妈对我打骂最多的,新学期要买个新铅笔盒,我妈在商场里骂了我一顿,最后没有买;学校的美术课要买蜡笔,我妈在楼下的小商店里骂了我一顿,最后也不了了之。想来,小时候的自己也并不顽皮,为什么总在打骂声中度过呢?直到有一天,我妈骂我之后,我把接了一句,你有意见就有意见,为什么要拿女儿出气,那一刻,我懂了。也是那一天我妈对我说:“没有我,你贱如狗”。

我哭的最凶的一次,是在我妈跟我奶奶大吵一架后,她要回娘家,那晚我抱着我妈一直哭,哭着说去哪要带上我。然后我睡着了,我妈没有带我走,醒来我继续哭,但我知道哭已经没有用了。长大后想起,我和我妈感情上的疏离,应该是这件事开始的。

初中,我妈终于不打我了,我从被骂到了和爸妈吵架的阶段。高中,是我最痛苦的三年,学业上的压力已经足够我喘不过气,而那三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爸开始天天跟我吵架,我每天在家的时间加上睡觉也不足7小时,然而我爸也能抓住时间跟我吵架。人的神经过于绷紧,就容易在崩溃的边缘。还记得有一次跟我爸吵完,回学校晚读的时候,我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因为我坐在角落里,刚好读书声很大,所以没有人发现,我才能偷偷的宣泄一下情绪。

高二,我知道自己的成绩考不了什么好大学,所以我跟我妈提出我想学画画,参加艺考,一个原因是我喜欢,另一个原因是我想更早离家家里。结果当然是我妈拒绝了,理由是我没有天分。我妈并不知道我幼儿园画画被表扬过多少次,也不知道高一的美术课我拿的都是A。毕竟,这种拒绝,我妈不是第一次,从小我想学什么都是被拒绝的。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是根深蒂固的,小时没有依赖过爸妈,长大后自然也不会依赖任何人。从没在爸妈怀里撒过娇,想要什么从来不开口向别人要。十二岁开始就利用假期去赚零花钱,一直到大学毕业前,所有寒暑假都在打工中度过。从小在外面受欺负、受委屈也没跟爸妈说过一句,他们对我只有训骂和命令,我的话以及我的存在在他们那都没有什么分量。久而久之,我就成为了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所有事情我都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扛。

我不知道被爱是什么感觉,更不懂如何去爱人,对别人简单的一句嘘寒问暖,我都觉得难以启齿。从来有什么困难我都是自己解决,我不知道怎么与人分担,我总害怕造成别人的负担,所有,我习惯了说:“没问题,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