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正过着游韧有余、安逸舒服的日子的你,是不是认为一切都无需改变?是不是正如村上春树说的那样:抛舍不下这份舒适惬意的温暖,就像寒冬早晨不敢钻出热乎乎的被窝。

如果是,请你看我的故事。

我们G大随说并不是个双非的大学,但学校资源和有想法的老师还是不缺的。在还没进大学,早就打听到G大有一个在G市里各大高校都闻名的一个教学组织-英语角。该组织是由一位美国来的英语老师Danny负责,旨在为学生打造轻松自在的英语口语环境,达到自然锻炼学生英语口语的目的。

当然,作为一名早就有想法要为中英语言交流桥梁要奉献事业的我,又命中注定拥有不了双非的我在三思之下更多是奔着这个去。本打算在大学里一定要好好利用那里的资源好好提升自己。

现实总是和我美好的想法恰恰相反,特别是刚刚大学开学的那段时间,落榜的坏心情和父母糟糕的安慰让我一时间找不到前进的勇气。

G大的英语角是安排在一个咖啡厅里的一个角落。每每上课路过的时候时不时会听到里面英文谈话声里夹杂着一阵阵爽朗的笑声,还有那一股浓浓优雅至极的咖啡香气。当身边的朋友舍友每天都在谈论今天吃啥,这周看啥电影,这周谁的idol又上热搜的时候,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自己多么渴望走进去和他们一起用英文交流谈话。

到这里你也许会觉得我特别矫情,但对于那个时候缺少自信心的我来说,害怕与陌生人交流,害怕改变,害怕踏出舒适区,害怕一切未知的事,我需要的勇气真的不足。

我感觉到自己即孤独又差劲,无敌是多么寂寞,心里却还有股劲头在呐喊:Justdoit!

我自认自己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奈何我的想法总是超前我的能力。这也常常给我带来巨大的失落和落差感。

我记得那天下午我再也忍不住了,当我终于鼓起勇气要去英语角的时候,我还拉来了一位好朋友去给我打气助阵。但是当我俩站在咖啡店门口的时候,我又退缩了:万一Danny听不懂我说的英语怎么办?万一没人和我一起聊怎么办?

一百个万一在我脑海里试图说服我不要进去,不要改变。

多年后的今天我在看奇葩说第六季的时候,肖骁说的一句话点醒了我当年的犹豫:往往最诱惑你的选择,不是上帝给你的机会,而是恶魔给你的考题。

幸运的是,我和朋友在门口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有一位学长出来上厕所回去,看到我和我朋友那个犹豫的表情,居然上前问我们是不是过来参加英语角的。当时我就愣住了,幸亏我朋友马上反应说是的,于是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学长给推进门了。

新人进门自然是全场的焦点,然后就是开始了磕磕巴巴的Chinglish自我介绍,另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一脸蒙羞地说完后,居然会收获一波掌声和朋友们的笑脸迎接。

我自认为自己不是特别外向的人,也不会特别擅长于人打交道。所以跟陌生人交流常常会让我陷入一种无话可说的窘境,但在英语角就是这样,你遇到的每一个人你都可能不认识,但你进去了,你就得逼着自己想话题,想怎么用英文的思维表达自己的idea.

“舒适区”在心理学上的定义是让你觉得放松、没有压力,不会引起你焦虑的心理边界。一旦离开了这个区域,人就会感觉到不安和焦虑。

刚刚开始待在英语角的前几个星期,我都特别担心自己参与不进去英语角朋友们的聊天中,担心会被朋友拒绝,担心自己的一口塑料英语,更担心自己坚持不来。

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能力不足,自信心被打压地一塌糊涂。但往往来说,一个没有自信的人,舒适区很小,总是怕被拒绝,因此会更不愿主动走出去与人交往。

所幸的是在那段时间里我每天在跟自己说,今天再尝试一次,明天再说。就这样逼着自己跑出自己的舒适区。看起来很简单,其实每次要开始踏出脚步那一刻需要的勇气只有自己知道。

我很感激当年学长在门前推我的一把,也许不是那一把,我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悟过来,本来有些事你可以做的,却选择了逃避,就会错失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我也很感激自己当年一直坚持了下来,没想到自己不仅无形中培养自己对语言的喜爱,锻炼自己语言的各项技能,在于不同的朋友交流时,不同思想文化碰撞更是常常让我兴奋不已。

这些成长的痕迹告诉了我在一步一步地踏出舒适圈的心境,痛苦但却很充实美好。

还有一个原因让我一直坚持下来的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前期偷懒,后期肯定要花数倍的精力来弥补,更遗憾的是,不一定补得上。

人生最可怕的事,是一边后悔一边生活。不想让自己以后输不起,只好努力点咯。

蔡康永说过一段很有名的话:

“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

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

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所以,不要总是待在舒适区不肯迈出第一步,也许试着改变下就会发现不一样的角度,至少也是个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学会与最真实的自我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