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住了四人间宿舍,我和四个舍友们虽然爱好各有差异,但相处得还算融洽,卧谈会什么的倒也是乐此不疲。

有天晚上,和我关系最好的舍友A自爆:“我恋爱了。”惹得我们剩下的三人齐齐惊呼“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她腼腆地笑道:“没多久,暑假结束在一起的。”在我们一番言行逼供下,她道出了对象是我们大一军训时的教官,由于我们学校的自训教官团是一大特色,所以她口中的教官也就是大我们一届的师兄。

刚知道这个对象的时候挺震惊的,毕竟这位师兄在我们军训时就已经有女朋友了,是教官团里的另一个女教官,结训晚会还当着我们新生的面手牵手合唱情歌,谁能想到这么快就分手了?舍友A解释说:“他们暑假前吵架了,师兄找我聊天问怎么哄她,可是最后还是挽回不了,就分了。”

“那你呢?咋突然就和他在一块了?”我问到。老实讲,那师兄长得一般,不是帅哥,普普通通一人,性格也没啥特别优点,我也是实在想不明白才问的她。她说:“暑假期间我和他一直聊天,聊着聊着感觉挺投缘的,我感觉自己挺喜欢他的,没忍住先告白了,他答应了。”

“噢,原来是你主动啊。”听完我笑着说到。听她这么一讲,我大概明白了,这将是一段女生付出比较多的感情。

而后的日子里,舍友A吃饭都和他吃,我们四人小分队瞬间变成三人帮。让我意外的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有天中午,我正和剩下两人打趣到:“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有异性没人性,自打恋爱之后,一餐饭都没陪我吃过了。”话音刚落,我抬头瞥见了她,拎着两个打包好的饭朝我们走来,我问了句:“怎么就你一个啊!你的男朋友呢?”她解释说:“在宿舍呢,忙着赶作业,要我带个饭给他,我就顺便去他那吃了。”我们听完点点头,她也笑着转身就走了。

等到我们吃完饭回到宿舍,打开门却神奇的发现她坐在宿舍里吃着。

“你咋在这吃上了?”

“他舍友们在,他让我回来吃。”她神情有点黯淡地回复到。

“原来是这样。”听完我们仨就各干各的事去了,只是我这个人吧,天生敏感,我感觉到了她那天下午都有点心不在焉。抱着一科想帮她排解不愉快的心,晚上我拉着她陪我去操场散散步,一开始是聊天,后来我不经意间问了:“你中午,是不是和他吵架了?”她平静地说:“没有呀。”“可你看着有心事哦姐妹,不介意的话,和我说说呗。”我再一次问到。

她想了想,和我说到:“我感觉,他并不是很喜欢我。”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去他宿舍了,但每一次,他都是在舍友不在的时候叫我去的。一般我都是给他去送东西,要么是饭,要么是别的,每次刚去到,还没来得及坐在休息会,他就让我走了,说是舍友马上要回来了,看到了不好。一开始我挺理解的,慢慢的我发现,他好像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你俩官宣了吗?”

“我在朋友圈发了牵手的照片,但他没有。他说,不想那么快说,刚分手就官宣,担心别人觉得他喜新厌旧。起初我同意了,但后来我发现,我在路上和他打招呼,他也不回复我,转头就在微信和我解释身边有朋友,上课偶遇,也不坐在我旁边,反而是和另一群女生坐一块了。”

“你,不委屈吗?”我有点心疼地问着。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怎么觉得他不喜欢你。

“有点吧。但我感觉,我还是挺喜欢他的,可能再过段时间,他就会和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了呢?”

我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加油哦~”其实我很想说,早点分开吧,别做舔狗。但想了想,感情是他们双方的事,我这个外人,讲到底还是没什么资格插手。

又过了两个月,又一次卧谈会,还是她主动自爆“我分手了。”剩下两个又是一阵惊呼,而我只是长吁一口气。第二天晚上,我照旧拉着她去散步,这一次我没有问,反倒是她主动说了:“他终究还是不喜欢我。”“还是被你发现了啊。”我握紧了她的手。

“其实,我想分手很多次了,他不让,说对不起我,可是另一边又和别的女生一起玩,好几次被我看见了,我去问他,他只是解释是朋友,还要我多给点信任给他。可是我好累啊,一次两次三次之后,我甚至都不会生气了。我问他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女朋友,他想了很久,说了句“有。”好笑吧,他说完之后,我甚至觉得连这个答案,都是我卑微换来的。”

听她讲完,我感受到了她的平静,可是下一秒,她还是没忍住哭了,除了静静的拍着她的背,我感觉,我说什么都无法免去她那时心里的悲伤。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舔狗这个标签,可以是由别人贴上,也可以是自己给自己贴上。舔狗幸福吗?我不知道,这个答案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在爱情里面,等价的付出是平等的基础,也是一种对彼此的尊重。宠爱不是平等的,但被宠爱的人是幸福的,我可以宠你,但前提是我不能丢了我自己,舔狗的爱情,始于卑微,终于自己,到头来让所有恋恋不舍的苦痛结束的,还是自己。

想要被爱,请先爱自己,因为,没有人比你自己更珍贵,无论男女,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