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绵延不断,越来越多的高校一再地延迟开学,而平时这些最不爱学习的同学们却吵着要开学,原来是“花呗”还不上了。  

一个城市奢侈品最集中的地方,除了中心商圈,就是大学校园,根据问卷调查,许多学生的月生活费在1500-3000,以往这样的经济水平几乎不可能接触到奢侈品,然而最近几年,奢侈品牌在大学校园里达到前所未有的普及度,随处可见几百块的DIOR口红、上千块的AJ球鞋。花呗,让大学生们“富得流油”。然而现实是,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身负巨大的债务,通过花呗分期,一部一万的IPHONE手机只需要每个月几百块,也许只是少吃了几顿饭。可谁也没想到疫情汹涌,转眼间这个寒假都好几个月了,没有了生活费来源,大学生们再吃土也不可能还上花呗了。  

小的时候我家境不好,虽然现在已经不愁吃穿,但一直对名牌有着好奇和向往。去年的双十一,我学着最漂亮、最时髦的室友,买了一件潮牌的外套,每个月两百块,六个月就可以还完花呗可。是没过几个月就放寒假了,我再也没有生活费来源,疫情又突然爆发,我陷入了负债的压力和焦虑。我每天一边上着网课一边想着怎么赚钱还花呗,身心俱疲。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份周末家教的工作,再过几周也许就能够还清花呗。  

许多人责骂花呗,认为花呗让我们超前消费、贪慕虚荣,最后使得生活不堪重负。我想说的是,花呗无罪,虚荣有罪,当你一时遇难不知所措的时候,花呗分期解你燃眉之急,可你如果没有经济条件却妄想通过奢侈品获取虚无的满足感,你的生活就只会走向崩塌。年轻的朋友们,穷不是罪,别让一时的虚荣毁掉你,我们都还有大把时间和精力,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