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萍的父亲在劳改,母亲改嫁,为了参军,她改了姓,改成和继父一样的姓氏。由于家庭原因,她从小到大都被人欺负,她的性格也非常的自卑和胆小。

因为她属于容易出汗的体质,所以来到部队的第一天,就被接过她外套的战友嘲笑,这个战友出身于高干家庭,父亲是军区区长,母亲是护士长。

大家都嘲笑她的衣服,像是在臭水缸里面捞出来似的。来到宿舍的第一天就被舍友训话,当惠子像那个高干舍长介绍何小萍的时候,何小萍向她行了一个军礼,高干舍长并没有领情,并嘲笑了她敬的军礼。

有一次大家在泳池旁边洗澡,大家在晾衣线上发现了一个胸罩,这个胸罩是用搓澡棉垫的,然后大家就怀疑是何小萍的。于是就用衬衣遮住了这个胸罩,这时候天空下起了雨,大家也就回各自的宿舍了。

全然不知情的何小萍,还在练功房里练舞,等她回去的时候,又被大家盘问了,大家问她那个点了搓澡棉的胸罩是她的吗?她说不是,于是大家便拉开她的衣服看,这时候管事的来了,才制止了这件事情。

在慰问的过程中,何小萍由于被刘峰事件伤透了心,于是谎称自己发高烧不能上台替补,结果被政委利用了。在表演开始之前,政委说何小萍顶着四十几度的高烧表演,大家要像她学习。

表演完后,何小萍被下放到前线去当护士,战争结束后,她的精神失常了,成了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我个人觉得何小萍不是真的精神失常,而是她想逃避那个令他心寒的人和事。

这些种种结果,大部分愿意要归根到何小萍的性格上,她性格自卑,懦弱,胆小,但是她很善良,因为从小就被人欺负,长大了即使再次被欺负,她也没有反击,只是默默的承受。

第一次来部队的时候被嘲笑衣服臭,第二次由于大家认为垫了搓澡棉的胸罩是她的,拨开她的衣服看她胸罩,她被当众凌辱,第三次是外出表演的时候,不仅被政委利用,还被政委下放到偏远地区。

其实在第一次的时候她就可以反击,别人嘲笑她,她可以维护自己,怼回去,而不是默默忍受被别人嘲笑。第二次的时候,既然别人已经开始扒自己的衣服了,也可以自卫,强烈的反击回去。第三次完全可以先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在实名的举报政委的作为。

这个人物像极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人,由于原生家庭贫穷,形成了非常自卑,懦弱的性格,在遇到不公平对待的时候,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不反击回去,最后是对方越来越放肆,自己越来越受伤。

反观那个高干子弟,虽然跋扈,但是她的自信,大方,开朗是非常好的特质,即使在退役过后,过的也不差。

承然,这个高干子弟和何小萍是由于家庭原因造成的差距,那么作为像何小萍这类家庭出身的人,是不是可以像这个高干子弟学习学习,学习她的自信,大方,开朗。

放到生活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像另一个人学习,学习对方身上的长处和优点。

其实原生家庭不是自己能选择的,出生在一个平穷的家庭,也没必要自卑,胆小,诚然胆小也有可能是没见过世面。原生家庭平穷,缺爱,是一个无法选择的事情。

所以更要学会自信,开朗,勇于维护自己的立场和利益。生活里遇见不公平的事情就是要强烈的反击回去,不然对方真的以为你好欺负,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你的底线。

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小事情可以不计较,但是也要让别人知道你是不好惹的,大事情可以采取法律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立场。录像,录音,不动手,通过法庭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