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已经进入2020年了,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但是当初的场景却仍是历历在目······

记得那年夏天,我还是一名初三党,奋战在中考的第一线。那天吃完午饭,许久未见的姐姐出现在我教室门口的走廊,她面容憔悴,曾经水润的大眼睛此时微微泛红,鼻子也通红。她开口了:“你们老师呢?”,我并不是很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心中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涨的难受,怎么从老师那里请假的具体流程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个烈日炎炎的夏日,我竟觉得遍体生寒。

在姐姐哽咽的声音中,我了解到,原来是奶奶去世了。奶奶生活在安徽老家的一座大山里,她的一生好像都如那大山一般的深沉,承受着生活的磨难,她的青春,她的岁月年华都葬送在这里。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是她站在家门口,目送着我们出山的佝偻的身影,我不知道在我们走后,她有没有伤心的落泪,目送着别人离开好像成了她生活的常态。我小时候曾开心的允诺,等我长大了,我就带她出山,去大城市玩。她是怎么回答的?我忘记了,应该是摸摸我的头,不说话吧,她与大山有着深深的羁绊,这种羁绊深到我都记不起她什么时候离开过大山了。

五月的山里并不那么炎热,路边苍苍郁郁的竹林还散发着丝丝的寒气,他们的生机勃勃让我有一丝的生气,我的认知中,奶奶与大山是一体的,凭什么奶奶故去了,大山却没有丝毫的改变,恼怒之后,我的心居然是意外的平静。我从小是由奶奶带大,可以说奶奶是我最亲近的人,在听到她离世的消息后,我除了最开始的震惊、难过、难以置信,现在的心中居然没有任何波澜。我很害怕,我觉的自己简直就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在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离世的时候,居然能如此的波澜不惊。我很害怕,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我不敢面对爸爸,不敢去看他被血丝充满的双眼,不敢去看爷爷,不想看到他婆娑的泪眼,我害怕,害怕被大家发现自己是如此冷心冷情的一个人。

但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大家的生活仿佛都回到了正轨。奶奶的离世好像并没有给家里人的生活带来什么别样的影响。奶奶的影子好像就这样慢慢的淡没在所有人的记忆中,我当时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也在时间的流逝中,没了感觉。

再一次有了感慨还是在几年后,具体的也记不太清了。由于是在封闭的大山里,还是采用传统的土葬方式。这需要打开棺材,为死者身上撒上石灰,再进行土葬。在开棺的那天,父亲还请来了当地有名的道士,他开棺时我就站在旁边,不知是因为尸气的原因还是被骸骨的样子吓到,我竟觉得有刹那间的眩晕,等我仔细看的时候,道士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只看到了奶奶的头骨。听那道士说,奶奶的头骨好像还有被虫蚁咬食过的痕迹。我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居然还真的凑上前去。心里平静异常。

人死后,真的就只是一抔黄土。埋藏在天地间,我记得我在别人的文章了看过这样一句话:“只有墓碑上的照片,证明他来过”,当时年少不知其中之意,现在历尽百态才了解到,苦茶浮生,不过终究时黄粱一梦罢了,一个人的梦做完了,离开了,他就会渐渐消失在其他人的记忆中,由清晰到模糊再到最终的完全忘记。

浮生若茶,细品则甘,回味悠长,最后消散,不知所踪,黄粱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