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斯,今年是读大学的第二年,看见校园里穿着阿迪小白鞋,彪马短袖的比比皆是,这是大多数大学生的“标准”打扮,名牌logo彰显一身,对了,几乎每个人鞋柜里还有一双经典的匡威,这样一看,他们的家里多多少少也有点钱。但,我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大一我还是一个穿着几十块钱衣服和鞋子的傻白甜,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名牌衣服包包,甚至除了烂大街的阿迪达斯其他的牌子都不认识。大一的单纯和天真无暇深受男孩子喜欢,于是我有了我的初恋,但那也是我三观的转变。

跟他才在一起,他就觉得我不会打扮自己,开始嫌弃我的衣品,也嫌弃我穿着便宜的鞋子。他于是带我去逛商场,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去过很贵的品牌店里买过服装。他帮我相中一条牛仔裤,可是看了看价钱,要三百多,对于一个星期生活费只有两百的我,算得上是’天价’牛仔裤。但是介于面子,也不想被看出,他说要不要帮我买,我说不用,心一狠就买下了。我的初恋家里还算有钱,父亲做生意母亲是个医生,但是我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打工的工人,每天流着汗赚钱。回家母亲看见了我的’天价’牛仔裤,将我痛斥一顿,她说这辈子她没穿过一百多的牛仔裤,觉得我一天不学好学会了攀比,我难受的哭了一晚上,因为家里没钱也没有条件去跟人攀比,第一次我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而感到自卑。

后来,我默默地拿着牛仔裤去商场退了,心里埋下了虚荣的种子。后来,他给我买了一双六百多的小白鞋,我觉得太贵了,没有收下,在他的再三劝说下,我收下了。一个星期之后,他采用冷暴力跟我分手了,我揣测,因为我们的家庭差异。我把鞋子找人扔回了他寝室,一是为了尊严,二是我承受不起这么贵的鞋子。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活在贫穷的阴影中,我省吃俭用,没有只吃一顿饭,节约下来的钱给自己买贵的鞋子衣服裤子,努力想把自己伪装成有钱人,可是在这背后,是对身体的消耗,也是对父母的欺骗。

渐渐的,我穿上了名牌,觉得自己变得有钱了,可是,我昏迷住院了,因为经常不吃饭,低血糖昏迷也患有胃病,我醒来看见母亲坐在床边,满脸写着忧愁,母亲不知道我为了争那么一口气,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母亲问我是不是学校开支太大你没有钱吃饭,我说不是,我只是没有胃口,钱还是够用的。母亲转过身去,悄悄地擦拭着眼泪。我在心里骂自己真是个蠢货,父母给我生活费让我每天吃饱穿暖,我却不断地用虚荣心在消耗自己的身体。

是大学让我们变得虚荣了还是我自己本来就虚荣。虚荣之心人皆有之,大学不过是那一把钥匙,打开了虚荣的大门。我没有资本去跟谁谁攀比,穿的有多贵有多好,只要有的穿,能穿好就很不错了。我也只是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赚的也是血汗钱,我也想穿名牌的衣服和鞋子,但是,那不是我自甘堕落的理由,我不应该在大学去羡慕谁或者跟谁攀比谁的衣服裤子鞋子更贵。

父母每天早起晚归,有时周末都没有假期。我依稀的记得有一次大雨我跟父亲一起出门,我准备坐公交去学校,父亲害怕我被雨淋湿,从兜里掏出零零散散的零钱给我,叫我打车去学校,他自己却走很长的路走到了公交车站去上班,我从车窗望向正走向车站的父亲,他的裤脚已经打湿,雨水从顺着伞的轮廓滚下湿透了父亲的肩膀,来往车辆溅起的水花打湿了父亲的裤脚。在我二十岁正好的年纪,从来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苦难,因为父母替我扛下了生活的艰辛,我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注视着父亲,也从来没有为父母考虑过他们工作有多么辛苦。大多数的人可能像我一样,心里暗自责备父母没有让自己过上富裕的生活。可是,父母又何尝有过富裕的生活,我觉得他们已经把生活最好的一面拿给了我们,替我们承受着一切。

二十岁的我应该替父母分担,我开始找兼职,只为了能让自己不再伸手向父母要生活费,甚至能有钱去买父母舍不得花钱买的东西,同时,好好学习,想在大学学有所成,因为在最好的年纪,有梦可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