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六月一号,正是初夏。奇怪的是,今年夏天的平均温度并不高,仿佛高温准备韬光养晦,准备发起更加猛烈的。

而这并不影响初夏花园中的花影弄姿,花事正浓。但是,我看到一朵失色的花颓然落地,顿失娇容。我不禁愕然:花期还有一夏呢,怎么这么早就凋落了呢?抬头仰望,这时没有月亮,星星依旧是深邃安祥,恬静隐耀。然而,就在猝不及防的刹那,一颗橘黄的流星骤然坠下,只留划过夜幕的弧线,拖出长长的遗憾。我不禁喟然:谁说宇宙永恒,每天都有繁星坠落呀!

前天凌晨,我要好哥们的父亲突然去世。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什么潜在的隐性病症,就这样突发脑梗死亡。高一就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幽默风趣的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以前我们两家子六个人常常一起出去旅游,他的父亲也是一个平易近人、幽默风趣的叔叔,这么大的一个活人就这样没了……

朋友哭着跟我说:“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我自认为坚强,也许事实上,我能做到,或许只有屈指皮囊之下。我很后悔,我很久没有对他说一句‘我爱你’了”

虽然我置身事外,并没有特别的悲伤,但我突然很清晰的感觉到:原来,死亡离我们那么近,死神一直都在用他枯瘦的手抚摸着我们身边每个人的脸颊,随时想从我们旁边带走一个人…….

这让我想起以前妈妈为我读过的童话里,有一座台阶,只要往上走,要去多高多远都可以。但一步步向上时,下面的台阶随即四分五裂—只可向上,不可回头。儿时觉得好笑,只要向上的路不断绝,有什么不好?现在回想起来——啊,没有回头路。

以前看花,只顾看繁茂盛开的花;以前看星,只着眼于熠熠闪烁的星。其实,在整个夏季,随时都有花凋谢;在恒定的星空中,不断有星陨落着。正如我们身边的亲人朋友,在人生这条漫长的台阶上,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我们,一直行走在消逝中啊。

所以,当我们为“绿树阴浓夏日长”而沉迷于冗躁的生活,不停奔波时,面对夏日的落花、夜空的流星,生命的有限感突然警醒,它蜇疼了我的心。

佛问:“世界上什么东西最珍贵?”

有人说:“得不到和已失去。”

我说:“身边的,已有的。”作为高中生,第一次旁观生离死别,我才开始真正的珍视身边的、已有的,而不是着眼于眼前的、未得的。

“朗风清月,浓烟暗雨,天教憔悴瘦芳姿”。我们还一直沿着台阶拼命向上爬,却错过了左右的美丽风景,身后的亲朋好友,因为行走在消逝中,每向上走一步,代价是之前一步永远失去。有时,真想停下转身,多看看风景,和亲朋好友多说一句……

《涅槃经》说:“人命之不惜,过于山水。今日虽存,明日难知。”生命如芥,沧海一粟。在浩渺无际的时间长河中,生命就像随时掉落的花和星。莫要沿着台阶不住地爬,好好珍惜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我们都行走在消逝中,不要让消逝的,成为自己一生未了的遗憾。

最后附上朋友的感谢信:

逝者已登仙界,生者节哀顺变。我是曾氏之子曾某。首先,谨让我代表我的母亲,代表我们全家族,向参加父亲丧事的各位亲朋好友表示诚挚的谢意!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与帮助!在生活中我们无法知道自己何时将要离去,一切的一切都过于突然。父亲的离世让我们万分悲伤。作为儿子,我无法用简单的言语去总结父亲的一生。说实话,父亲一生爱玩,游过千山万水,走过十里桃花。交过许许多多的兄弟朋友,爬涉过许多险峻山峰。他的一生,是他独特的光彩四射的一生。也感谢我的朋友们,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是你们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坚强,什么是担当,请放心,我会好好地照顾我的母亲和我自己。

谢谢大家。

曾某

2019-06-01

愿逝者安息。

不说了,我要赶紧去陪爸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