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公司开会抽奖,我抽中一袋20斤的大米。从公司到地铁站还要走一段路,我搬起来会有些吃力,这时候同一个办公室的男同事说帮我搬到地铁站,我犹豫了下说:“不用了,我应该可以。”为什么不接受他的帮助呢?是因为我怕他的老婆对我产生误会。

一年前,我在教育机构实习。新员工会有两周的岗前培训,全国校区的授课老师和课程顾问被安排到上海总部接受课程知识,销售技巧的学习。因为我所在的校区当时只有我一个新员工参加培训,所以我被安排和一位新疆校区的老师同住一个房间。大概三天左右我校区来了位新的授课老师,所以她匆忙就来了上海,同南通的一位老师住一间房,这里要说下,南通的老师和我一样是实习生,所以我们也已经混熟了,她性格开朗,我们一起的时候,别人经常认为她是销售,我是老师。我们培训是老师和销售分开的,所以我们三人通常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在一起。培训前一周是系统课程知识的培训,结束之后安排了笔试。第二周开始进行小组式PK,各校区人员打散开,由参加培训的校区校长担任组长,自由选择自己队员。我因为性格慢热,平时话不多,常常被误会是老师,所以坐在座位上接受组长的选择的时候,我心里非常紧张,因为我担心没有人选我。但是在轮到B市校长选择是,他第一个选的就是我,我当时真的是很震惊,也有点开心。

我组长他们校区是两个人来参加培训,他和另外一位小爱老师,我和小爱老师比较聊的来,走的也比较近,所以虽然我们是小组一起回宾馆,但是也常常是我们三人行。后一周因为老师和销售的休息时间不一样了,所以我都是和小爱老师一起吃饭了,按照常理来说,一个小区的人不管男女在陌生的环境中都会自然的更熟悉,但是小爱老师很排斥和我组长的接触,刚开始,我也没在意,直到一次我们三个一起在办公室吃饭的时候,小爱老师都和他保持很远的距离,然后等组长吃完先出去了,我就问小爱老师为什么,“唉,你不知道,我们校区有两个校长,他老婆是实权的,然后他老婆还好怀疑他,之前就讲我们另一个同事勾引他老公,所以我现在单独和他待两个星期,我肯定要注意点,不然……我给你看看我们群里她老婆讲的话。”我视线转到她的手机上,然后就看到了我那张团队做游戏的照片和一群人对我的脸指指点点的聊天记录,然后我抬头看小爱老师,她有些慌乱,又有些释怀的和我说:“她老婆说有个小姑娘总是看她老公,想勾引他老公,照片好像是培训老师发她的,她和总部的培训老师关系都很好,家住陆家嘴,很有钱,但是年纪比她老公大几岁,所以没有安全感。我忘记我听到这些话具体是什么反应了,但应该是愤懑的心情,“我20出头,又是颜狗,他都30多岁了还有两个孩子,我是有多想不开去勾引他呀。”这是那几天,我反复对别人说的话。

等到冷静下来,我又觉得很委屈,我认真又努力的接受培训,就算不优秀,总培训师也不至于讨厌我,把我的照片发给他老婆还这样诋毁我。我是心里藏不住话的人,我尽量淡定的咨询当时和我同住的已婚老师,她说以她的眼光来看,组长这个年纪,保养的是不错的,让我和他保持点距离就好了。我一个校区的同事也安慰我,让我放宽心,说反正培训也快结束了。所以后面几天,我不和他同坐,也减少了说话的时间,甚至那天吃饭他转我饭钱多转了一块钱,我都转回给他了。这件事情过来很久后,我和我朋友说起这件事,她说:“因为他有钱啊,现在很多女生为了钱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而且她老婆可能以为你是那种只是表面清纯的人。可是你一看就不是那种人,只能说中年女人太可怕。”

现在我回想了这件事情,当时我刚出校门,虽然看过理论书籍,听过八卦信息,但终究没有切身体会过,所以总忽略人的复杂性,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就当时那个事情来说,我一直心里把已婚人士当成长辈,相处起来很放松,并且他选择我作为队员,我认为这是对我能力的认可,我想着他是怎么发现我的能力的呢,在我好奇的时候,我就会自然的观察他。这个在我看来很平常的动作,投射到其他人眼里就可能变成别有用心。所以现在我在和人相处的时候,都会尽量保持一定的距离感。可能我是个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因此,那件事情也对我产生了一定影响,让我现在都不敢和已婚男同事单独一起吃饭或者一起下班路上相谈甚欢。我觉得不做让人误会的事情,对彼此都好,毕竟这个社会那么浮躁,没有谁一定要去理解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