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运气相对比较好的人,没有经过太多的努力就有机会来到光鲜的金融行业,并在业务核心部门工作,接触的都是有权有信息渠道的政府官员、成功的企业家、企业老总、最最差也是单位的财务经理,公司的中层。因为对于业务部分,接触到企业的核心才能拍板从而推进业务落地。期初的几年还看不惯身边同学、朋友的小公司、或者大公司的一个小萝卜坑。

毕竟在金融行业,接触到的客户都是企业,是可以以上帝的视角俯瞰整个企业的股权关系、管理架构、财务情况、内部关系,对每家接触的企业都是一目了然。但毕竟那是我的运气得来,里面都是985、211大学毕业,而我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二本。在这里,你见到了什么是有实力、有头脑、有背景的人,什么是精明、机灵、情商高、对各种文能理解通透的人,你见到了出生苦但是比你拼命一百倍的人。你逐渐发觉自己的差距,自己的头脑中所能容得下,所能理解的东西是花几十倍努力都难以赶上的。但我又如此的热爱营销,热爱跑外勤,但是由于内功总是欠缺,也不知是先天对数字没有感觉,报上的项目永远都比别人累。一不小心犯了差错,又像宫廷剧一般被放大十多倍的整。每个人都希望赶超你,每个人都会不服你。就这样我用体力,和爱营销,爱与人打交道的热情在这个冷眼的职场足足撑了七年。

但事实是,你无论怎么努力,你的专业就是不及科班出生。或许又是运气,也或许上天觉得你就是不合适,你无论多少累拿下的项目最终都会戏剧般的落不了地,泡汤。七年,也许比坏男人更能毁了你青春的就是职场,就是一份不适合你到的工作吧。就如同自己交往的第一个男人。所给予我的所有,要舍弃还是有万般的不舍。

可以说七年,除了生孩子的那一年,没有哪天是不心惊胆战的,没有哪天是真的开心到奖金拿到心花怒放的。周围人不断得拉大和你的差距,你开始压力大到喘不过气。到后来上班前要算一卦塔罗,看看本月会不会出事。经过和家人的反复讨论,最终决定裸辞。

几乎没人能想到,在一个国有金融机构,不选择内部调整,会在熬了七年之后裸辞。在递交辞职申请的那一刻,依旧万般的不舍,不舍的是我对营销的热情,是我站在这个平台能接触到各种成功人士的交流的机会,不舍的是我这个身份。我开始珍惜每分每秒,尽可能得将自己打扮精致得上班,享受最后一回白领人。

但是随着后续工作的逐步移交,看着自己整理出的高出两三米的文件夹,一笔笔重复性操作的业务,开始感叹,其实工作的一大部分时间是在重复劳动,其实领导早已经把我边缘;其实那些接触的光鲜人士看中的是你的平台,看到的不是你而是公司的LOGO,而非认可你本人;其实很多人一直都是看低着你,以一种怜悯的角度看空着你。生活,应该不是这个样子。

越是移交,越是庆幸。而以前身边看不起的同学,都如今从一个螺丝钉,一个技术人员逐步锻炼了自己实实在在的能力,年薪都很高,也当起了主管。突然觉得自己凤尾做了这么多年,受尽了了冷眼,工资都没有涨过。这实在是自己的失败,是自己对自己定位不准,是自己虚荣的失败。

裸辞后,将会有更多的时间沉淀自己,可以好好的疗养身体,看着自己消瘦的脸和年纪轻轻满头的白发,实在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下半生决定投身家庭,投身自己,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所以身边的朋友,有些光鲜的东西,比如没有经过太多努力工作,比如恰巧遇到帅气英俊的富二代也喜欢你,比如更多,很多你尝试后发觉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驾驭的,就应该按下暂停键,调整方向,而不是每天身陷囹圄犹如困兽般的四处乱撞。因为你的负能量让周围都会阴云笼罩,生活质量下降。生存,生活是不易,但肯定不是自己做了那么久都没有天赋,或者是没法进步的事情。这些天,发觉自己那根神经紧绷的橡皮筋终于松懈下来,从未有过的可以深呼吸。给自己一个机会,认清自己,及时止损,重新开始。没有那么多的不舍和不甘,生活也是,感情也是,工作也是。裸辞,让自己的身心都停下来,陪伴家人,想好下一步该往哪个方向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