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相信让我们无所畏惧的不是完美的外表,而是强大的灵魂。

前几天陪表妹逛街买衣服让我想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穿什么都合身,天生衣架子的她开始惧怕试衣服,走遍了整条街,也没选择合身的衣服。由于青春期发育,她的体重从40kg在短短时间内直升到60kg,就如她说的走路都感觉肉肉在身上跳舞。

那天我们空手而归,其实并不是没有衣服合身,恰恰有些衣服只有在她身上才能穿出衣服的魅力,但是她始终都很在意自己胖这个事,觉着所有衣服都是为瘦的人准备的,这个世界对胖子满怀敌意。我也发现她有些自卑了,连走路都低着头,始终都低垂着肩,显得很没自信。

对于长相身材,每个人身上都会有或多或少体现出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一段自卑得抬不起头的时光,但我很想对我表妹说,我也曾有一段这样敏感脆弱的时光。

我的自卑感与表妹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据我母亲说,当我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由于家里穷使我发育得不是很好,导致了我狂吃不胖的体质,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会因为这一点自卑,记得在初中时由于发育缓慢,乳房发育并不很明显,我们班的男孩子在开玩笑时就很爱叫我飞机场。

人真的很奇怪,当没人嘲讽你时,你不会关注你的缺陷,确切的说你甚至不认为那是缺陷,当有人提起时你便会过度关注,变得神经质。更奇怪的是当你和别人不一样时你就会被视为异类,被人毫不客气地视做开玩笑的对象。

总被别人这样说我开始变得异常敏感,甚至上了高中仍有同学拿我胸小找乐子。比如“打篮球小心哦,怕把胸撞凹了”,还有更过分的,“以后你的孩子真惨,没有奶水喝”,我那时被说得无地自容。我努力地与他们一起笑出声来,佯装淡定,表现得毫不在意,甚至有时候还可以自黑,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他们轻轻松松不过脑子的话有多令我在意。我都忘了该无地自容的是开这种无聊玩笑的人。

后来我潜移默化得觉得只有胸大的女孩子才好看,才有魅力,甚至觉得只有胸大的女孩子才会有人喜欢,才配拥有甜甜的恋爱。这个想法很奇怪吧。为此我尝试了各种办法,什么精油、跑步、按摩,喝牛奶喝到吐等等,就如同病急乱投医的人,我始终在暗地里做着各种努力去迎合他们的审美,后来有人说我黑,我大夏天的穿长袖戴帽子,成了小朋友眼中的“怪阿姨”。随着年龄增长,这种类似的玩笑从不见少,总会有人指出各种各样,他们觉得我身上不合他们审美的地方。

这种状态贯穿了我的整个青春时光,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为什么要费力去改变自己然后去迎合拿我取乐的混球呢?我开始慢慢接受本来的自己,也许现在仍会有些在意别人眼光,但现在的我不会因为一句“这衣服你穿不合适,没气质”就轻易扔掉自己期待许久的新衣。

我记得有部电影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女主松子终其一生都在努力取悦别人,哪怕将自己变成自己厌恶的模样,但哪怕付出如此,最后也只落得个悲剧收场。在剧中每一段故事以悲剧收场时松子便会问自己为什么,我想答案大概是:有时取悦自己远比取悦他人更重要吧。

我想不管我如何安慰表妹,她仍会格外在意,但他有一天一定会明白,能使我们快乐的以及使他人着迷的永远不是完美的外表,而是强大且有趣的灵魂。也许我们会花很长一段时间去和排列得不尽人意的基因组合较真,但是当我们慢慢和它和解时才会明白,就是因为这样小小的不尽人意才显得我们是这个世界上特殊而又璀璨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