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们的父母总会和我们说这样一句话:你要懂事。

是的,我要懂事。可是什么在叫做懂事呢?

我的家境虽然谈不上贫穷,但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富贵之家。我的父母在生下我之后的第十个月便去到异地,开始了打工族的生活。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从小我就比一般的孩子更加懂事,我不会要我的父母给我买新衣服、给我买零食,也不会要求他们隔三岔五地回来看我,因为我知道他们也不容易,他们要用他们的肩膀撑起整个家,要努力赚钱供我读书。

所以我其实是很少和父母见面的。近乡情更怯!因为从小就没有和父母生活,而且很少见面,电话里也只是按例询问我的成绩,然后叫我注意身体,慢慢地我开始惧怕和父母交流、生活。

可当我高考填报志愿时,我仍旧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上海的学校,就是为了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来到上海之后的生活完全不像我想象中的美好。我仿佛成了他们眼中不懂事的小孩。

我小姨家有个小孩,今年五岁,很可爱,但也很调皮。虽然是我小姨家的孩子,但却几乎是我妈妈带大的,我和妈妈住在她家。

我小姨家很富有,开着自己的公司,事业有成。所以我弟弟是集万千宠爱长大的,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我从未享受过的属于我的母爱。说这些并不是意味我在嫉妒我的弟弟,我是拿他当作亲弟弟看待的。

我只是不忿,同时也有悲哀。我每天看着我的妈妈对他万般宠爱,听着小姨对我们时间的安排,就觉得很不舒服。

也许我很自私,但我懂事了十八年,我就想任性这么一次。我对小姨让我每天花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教弟弟做数学题。这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也每天都在完成,可是后来我开始了网上课程之后,这就成了我对一种负担。我今年大一,学的专业课程较多,作业自然也多,有时候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九点都是课程,带弟弟学习慢慢地从我的责任变成了我的任务和负担。

虽然我小姨常说以我自己的课程为重,但是一旦我没有在弟弟的学习群里发表今天的学习总结,她就会在群里开始催促,我最深刻的一次,她是这么说的:这段时间,语文数学均没动静,交给你们的任务,我若不监督,你们放飞自我。(语文是我姐姐负责)

这句话令我难过了许久,我一直觉得很委屈。但值得一提的是,当我被课程和所谓的任务压得喘不过气来时,我选择告诉了我对妈妈。我对我妈妈说:“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带弟弟呢?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我连我自己的课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时间去带弟弟呢?”我真的是难受到了极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说实在的,弟弟不是我的亲弟弟,我是没有什么义务一定要带他的,我不带他是本分,带他是情分,为什么现在搞得好像我没有带弟弟就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而且弟弟是小姨的孩子,她自己的孩子自己不带,丢给我们,又凭什么来要求我们付出时间。如果说小姨是忙于工作也就算了,可她每天花两个小时以上去健身、去和朋友喝下午茶,她为什么不带弟弟呢?

这些话放在那个懂事的我身上,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但当时的我实实在在是被逼到了一定的地步,福至心灵,说了出来。我的本意是想从我的妈妈那里得到安慰。然后我的妈妈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既然你说你没有义务带弟弟,你又有什么权力住在这里呢?

平心而论,这句话没有错,我的确是住在小姨家,吃住都是她们家的,可这就代表我成为了她们家的奴仆吗?尤其是这句话是从我妈妈嘴里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我有一种活着没意义的感觉。

我知道我的妈妈是想要我学会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可是当时的我需要的绝对不是什么大道理。那难道我想要妈妈和我一起批判小姨吗?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从来不敢吐露我的感受,因为我的妈妈会觉得我在抱怨,会觉得我不懂事。可是,我都懂。这社会的人情冷暖、弯弯绕绕我都明白,但难道明白就不会觉得伤心难过委屈吗?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我没钱、也没有权,可是难道我连哭泣的资格都要被剥夺吗?

我不知道在我妈妈眼中什么才叫懂事,不哭不闹我都做到了,可她仍觉得我很任性。难道非要我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才叫完美吗?

我知道我父母不容易,我一直体谅着他们,可是好像没有人来体谅我啊。

懂事,懂事是真的懂事,可是委屈也是真的委屈,因为懂事是让你懂别人的事,是让你理解别人的难处,让你体谅别人的处境,甚至让你在自我利益和他人利益起冲突时,把自己当作牺牲品。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自私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想要对别人好一点,多理解别人一点,多收敛脾气一点,但这世上哪会有那么多脾气好又善良的人。所以不必那么懂事,也不必处处为他人着想,你最需要做的事,就是保护自己。因为这是上总有很多的糟糕需要让懂事的人来承受。

我想学着任性一点,也希望那些和我一样的人也可以任性一点,不需要太多,一点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