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年出生的我,现在被周围亲戚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该谈对象、结婚了。从事不关己的曾经到现在的再三催促。

最近更是接二连三的知晓熟知的同学都即将迈入婚姻殿堂,说不向往吧,不太现实。但是,轮到自己就有一千、一万种不愿。家里面前后前后也介绍两三个认识,聊天的时候总觉得不是一个频道的。其中还有一个人过年年初六的时候在别人家里面介绍相亲认识的,当认识的人都留下给我们认识了解、聊天的空间时候,当下那一刻我是如坐针毡,我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一天。然后彼此留下微信方式,刚开始的两个礼拜都没有联系,后来的对话就是无关痛痒,再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记得以前和朋友们谈论过,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除我一个都相信日久生情。那时候,我嗤之以鼻。因为我遇到过,所以才相信。

夏日骄阳似火,窗外知了在不知疲倦的叫着,老师的课让人昏昏欲睡。无聊的我望向走廊的窗外,穿着校服的少年向走廊尽头跑着。突然,看向发呆的我。那一眼,至今都刻在我的脑海里,那种心跳加速,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为我之后的暗恋拉开序幕。记得那个少年的每个瞬间,做课间操的时候,升国旗的时候,和同学拿黑板擦往对方身上打的时候,拉二胡的时候都称为我的记忆深刻。

偶然听到谭维维唱《晚婚》这首歌的时候,我觉得这首歌唱的就是我。到了这个年龄,爱情只听说过,没见过,可能我的爱情都给了那个少年。我无数次幻想过和L先生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可惜的是这些幻想都会换成另一人,而我只能妥协。因为你是我心底的不可能。所以请允许我在放肆几年,等到了28岁,我就放下我的执念,把你放下。可现在我多想再见你一面,希望我们眼神交汇最终擦肩而过……

希望所有的人能够找到世上唯一契合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