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在思考着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你是否也感慨努力工作的目标是什么?你有没有像我一样有过拼命想拯救的东西?

早上看推文无意中翻到一篇探讨传媒生毕业工作的文章,文章写的很现实,受到疫情影响,文娱业招聘减70%。好像一块石头又压在了心头。

我不是一名传媒生,但和传媒却很有缘。大一的时候加入了校级媒体,从此就爱上了发表文章带来的成就感。于是在校级媒体一待就是三年,大四的时候还不甘心的三跨考了新闻传播的研究生,之后找工作也全是投递和记者、编辑相关的,只不过我不是被上天照顾的幸运儿,不断在现实和理想之间徘徊。

在家这段时间,家长也总是在找各种案例试图和我探讨未来的生活。就比如最近的一次,奶奶又不知道从哪里获得的小道消息,领居家的一位远方亲戚的女儿上大三就去一所高中实习了,接着又是语重心长的叮嘱着,你舅舅不是一个学校的副校长吗,你和他说说让他帮你也找了老师的职位,老师多好又稳定工资收入也不错。每当这时我都会沉默好一会,心里的压力油然而生。

毕竟我不是什么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家庭收入一般,家里孩子也不只有我一个,我肯定不能一直闲在家里吃闲饭。以前谈到老师,没有很大的感觉,可是当一旦有了喜欢的,才会真正体会到不适合和将就的困难,现实果然骨感。

考研那一年,算不上拼命,但足够努力,我逐渐了解媒体这个行业,了解新闻人的使命职责,逐渐把“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作为座右铭。我开始思考我的人生,我的目标,我想拼命拯救的东西。

但和大多数人一样,逃脱不过日常琐事的消磨,曾经那一份非他不可的志气也在锐减,我的初心仿佛在动摇。

内心的空虚和焦虑终于把我打败,我开始尝试寻找出路,我不能在将自己锁起来了。和朋友聊人生规划,朋友依然热血满满,她说,我们才二十多岁,我们还有无限的可能,不论我们现在做什么,只要想做就去做好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原来我们这么优秀。和妈妈聊出路,虽然妈妈依然觉得老师是个很不错的工作,但她依然表示,人生的路很长,如果你想清楚了,我们肯定支持你,无论你做什么。我很感谢她们。

其实对于工作我并不反感,考研也不是为了逃避工作。在几番思考过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不断寻找和选择的,也许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我的人生。我拼命想拯救的就是当初的那份锐气,那份不服输的勇气,那种不将就的人生态度。

也许你和我一样对未来感到迷茫,好像做什么都可以,不妨在做什么之前先问一问自己这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方式。我相信时间会给你答案,但这漫长等待的时光也恰恰是我们提升自己最好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