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罗伯.怀特的话,任何时候,一个人都不应该做自己情绪的奴隶,不应该使一切行动都受制于自己的情绪,而应该反过来控制情绪。

宿舍生活几乎是我整个大学生活唯一的留念了,并不是说它有多好,相反,它让我学会忍让与妥协。

我大学之前的学习生涯都是走读,大学给我提供了一次与家人以外的人同住的机会。刚开始我是激动兴奋的,来自天南海北的人齐聚一堂,我想像着大家一起哭一起笑的场景,幻想着电视剧里的姐妹情节,然而,这一切只能存在于电视剧中。

我们宿舍是四人间,干净整洁。我是宿舍里面年龄第二大的,比我大的那个,我们叫她大姐头,既霸气又亲切。

相处时间长了,各自的缺点也渐渐暴露。有天早上我洗完脸刷完牙正打算换衣服的时候,大姐头气汹汹的下床,打开衣柜拿完东西后,随之的动作是摔门。由于用力较大,衣柜门相互碰撞发出声响后反弹。这一声响成功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每个人满头疑问,却也没去触这个霉头,可怜了那成为出气筒的衣柜门。第一次出现这样子我们三人也只是把她这种行为理解为心情不好,并没有对这样的事情多加揣测。

在同一个星期中的一天,中午午休快要结束时,我们三人已经收拾好准备去上课。但我发现大姐头依然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我出声叫到,大姐头,快要上课了,要走了吗?她不理我,我以为她是没有听见,加大音量继续问到,大姐头,一起走吗?她甚至连个眼神都不给我,我是个敏感的人,她浑身那股明显的表示着我很不爽的气息成功让我放弃了对她的邀请。我实在搞不明白,我哪里招惹她了,她要给我脸色看。

后来,我被告知是因为一位宿友惹了她生气。这直接点燃了我心中的小火苗,惹她生气的又不是我,至于牵连到我身上吗?要是她实在不愿意跟惹她生气的人一起走,至少给我答复,我热脸贴冷屁股是怎么回事儿,傻呆呆的以为是自己在无意间触怒她了。

但这也只是些小事儿,每个人都有缺点,我在包容别人的同时,他人也在容忍我,所以我也并没有在这些事情上多加纠结。生活仍继续着,她的脾气也日渐令人迷惑。

这件事还是发生在大姐头跟我们冷战了好些天的时候,我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她这种忽冷忽热的态度,三人默契的没有去主动招惹她。

在一天下午,我们四人往饭堂方向而去,她一人走在我们前面,与我们相距四步远,一直低着头,发着信息。我们其他三人正聊着天,突然身边一声怒吼,随之一个物体从身边往前飞去,接着一个身影紧随其后,朝物体下落的位置发狠的猛踩,那人似乎嫌不解气,解下手中的包,使劲往下砸。等她发泄够了,将粉身碎骨的手机捡起扔进包里,谁也不理,径直往楼梯走去。我们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在她上楼梯的过程中似乎仍余怒未消,将手中的包狠狠地砸在了扶手上,金属与扶手之间的碰撞发出的声响吸引了远处的人。

那天下课时间早,周边并没有什么人,但全程目睹这件事情的我们三人,震惊并且惊恐地互相看着对方,连连问着我至今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她怎么了?

我敢保证绝对不是我们三人其中一人惹怒了她,因为她没给我们这样的作案时间。之前生闷气不理人的行为,除了心里有些不满以外,这一次,我对她已经有了些许防备。即便一个人在怎么生气,也不应该在公众场合做出如此过激的行为,这在我看来是不合理的。虽然这样听起来有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他人身上的嫌疑,但那时的我已顾不得这么多了。

仅仅隔了一天,她像无事人一样跟我们讲话聊天,这样的反应更加剧我对她的恐惧。

让我直接放弃与她为友是她在宿舍的行为。那日中午午休,似乎手机那端的人又将她激怒,但这次她没舍得对自己的新手机下手。她反而从衣柜寻来一些衣物,用剪刀将之毁坏,当没东西可剪的时候,她的被子成了她的手下冤魂,接下来的动作还是那熟悉的无影脚。她发疯似的低吼,毫不留情的手法,即便有过一次经历,依然给我们吓的不轻。我匆匆收拾课本,几乎是夺门而出,似屋里有洪水猛兽。路上谈论的依旧是那个未解之谜,她怎么了?

当上课铃声响时,她平平静静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下课后回到宿舍,不见一丝狼藉,似乎那时发生的一切只是我的一场梦,然而我并没有午睡的习惯。这种种行径让我对她的防备到达了顶峰,我决定远离这个人。但处于同一宿舍,我又能躲到哪里去,只能减少与她接触的机会,甚至是交流。

很显然,在我们之间几乎形同陌路的期间,她这种过激的举动没有再发生,又或者发生过,只是当时我已经没有再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了。

这种漠视的态度也终于将她彻底惹怒,她这次的矛头明确的指向了我。她在我们三人面前,明确表示了对我的控诉,我这样的态度另她寒心,我在她伤心难过,做出过激反应的时候,并没有去安慰她,这让她很难过。她有心与我交友,但我却以高傲的姿态拒绝她的靠近。她说如果因为的脾气的话,那大可不必,因为她已经改了,并且有很大的进步,可我没有再给她机会接受改变后的她,她希望我们以后能和平相处,依然是朋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便心中万般不愿,我依然选择了妥协。但之后的相处模式并没有改变,我依然拒绝跟她的交流。因为我对她的不信任,如果真的可以改,那过去的年岁里,这么长的时间抵不过短短的几月吗?更何况她比我整整大了5岁,这么浅显的道理,她不该不懂。还因为她控诉中的言辞,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应该如何安慰一个疯狂的人。最好的方法是让她自己冷静,显然她不是这么想。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

我们只是因为追求同一个目的来到了同一个地方,机缘巧合之下,我们相遇了。但这并不代表你所有的作为,我身为一个外人应该包容一切。我并非大度之人,我有自己的顾虑,我有自己交友的原则。很不幸的是,我遇见了你,很幸运的是,我们不再有交集。

古人云,相逢即是缘。生活里我们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能与你交心,或只能成为过客。但毫无意外的,他们能让你成长,能让你更加完善自身。很感谢遇到大姐头这样的人,让我从自身的角度感受控制情绪的重要性及必要性,让我由浮躁渐渐变得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