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珍惜当下,珍惜身边的人。因为当一尘不变的生活迎来那么一丝的意外,你想追悔却已晚。

依稀的记得那天的空气有些燥热,我独自坐在家中的客厅的沙发上玩着手机,与以往好像没什么不同,不同的是门开了,母亲从外面进来,边脱着鞋边急促的说:“今天晚上回老家。”

虽然有些突然,但我依然高兴的说:“好呀!”。“你和老弟就别回去了,又不是什么好事。”这时我才隐隐察觉到母亲的异常,就听到母亲说:“没了……小霞没了。”以前从没遇到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那时好像没听懂母亲在说什么,眼泪却很真实不顾一切的往下流。

回老家的路上,家人都异常的沉默,偶尔说起一两句,说起那个女孩,皮肤白白嫩嫩,一头柔柔的小黄发,像是营养不良,但其实比我还要胖一些。从小因为姑姑和姑父忙,而住在我家,也能说是跟我和姐姐一起长大。对了,她刚上大学没多久,专业是计算机类的,是不是她再努力三年就能出来赚钱了,赚很多很多的钱。是不是比起不让她高考,考上后不让她读大学,所回报给她父母的要多得多?

回到老家已经是凌晨3点了,老家是在镇里,到了后我姐因为不放心我姑姑,又搭顺风车去了市里。这时才从爷爷奶奶的嘴里,知道了完整事情的经过。姑父跟邻居发生了矛盾,还打了一架,住进了医院,便叫小霞去拿伤残等级鉴定书。小霞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弟弟是最小的。妹妹说留下来做晚饭,好让妈妈回来有饭吃,不得不说因为这个妹妹逃过了一劫,小霞开着电瓶车搭着弟弟出发了,就在一个等红灯的路口,一辆掉头的大货车,因为盲点,尾部勾到小霞跟弟弟,小霞还没拖了好几米,姑姑到那里的时候知道小霞当场已经死亡,弟弟送去了医院。

第二天去了交通警察局,一些亲戚和姑父在了解情况,说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受理,责任不用说在于开货车的司机。而姑父全程都在笑,也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哭丧着脸,我承认是有点迁怒他,如果他不说要去拿伤残等级鉴定书,也许小霞和她弟弟就不会发生车祸。但是我没感觉到他有过伤心难过,就只是在了解能让保险赔偿多少钱,甚至还在问跟邻居打架的事可以赔多少钱。我突然静静的在想出事的是小霞对她来说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因为要是出事的是姑姑生了三个女儿才好不容易得来的弟弟,小霞该怎么办。

半年后,一些都尘埃落定,听说早逝的孩子是不能立碑的,我也不知道原因,最后也没能再看一面,也不知道埋葬在哪里,也不再被提起。像只是尘埃被风吹起,一时迷离了人的眼,花落了,尘埃归于尘埃而已。弟弟后来做了手术出了院,姑父还是时常因为弟弟吃药的事,嘟嘟囔囔说药贵,人都没事了不吃药也行。后来又听到拿到赔偿费的时候与姑姑吵架说钱要放他那里。

最后我时常想起,我从老家回父母这边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带她走,只想着暑假了,从大学回来的她应该会想留在家里,我要是问一句就好了。如果可是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