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在家长膘的时候,无意间刷到一篇新闻,讲的是一位母亲将儿子做实验种的蒜苗给炒了的事,这篇新闻让我想到了我小时候给我老妈送的花。

大概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彼时的我超级喜欢做手工,跟着电视上的讲解,什么折纸、南瓜灯、橘子灯都是信手拈来。

母亲节那天,在老师的安排下,大家纷纷动手做了贺卡,给自己在家辛勤劳动的老母亲写上一张字迹扭曲,用词奇葩,语句不通但是充满感激和赤诚的爱心贺卡。

我同样制作了一张精致的贺卡(现在的眼光看比较像是纸条),但是依旧觉得不足以表达我对我妈的爱,于是还动手做了一支纸花。

那个时候没钱买彩纸,但是白纸和彩笔还是有的,于是我先用彩笔将一张张纸一笔笔涂成我想要的颜色。

经过艰难的制作后,一支有着褐色的枝干,绿色的叶,粉红色花瓣,黄色花蕊的纸花就制作完成了。

完成后,我内心是十分满意的,在我看来这个花是我有史以来做得最完美的花了。

怕纸花被书本压皱,于是我将花放在我的铅笔盒里。

下午放学后,我始终不好意思当面将花送给我老妈。思来想去,还是偷偷的将花放在厨房的灶台上,这样第二天早上她起来煮饭时就能看到了,也一定能被我感动地痛哭流涕。

老妈脾气暴躁,家庭的贫困,生活的艰辛让她对我更多的训斥而不是温情的教育。因此我内心极其怕她,什么罚跪挨打在我的童年里经常交替或者一起出现。

吃过晚饭后,老妈洗完碗就去忙别的事儿了。我摸进厨房,将花轻轻地放在灶台上,旁边放着我的贺卡(纸条)。放好后就轻手轻脚地去睡觉了,在我看来,这个花是妥妥的送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在老妈的咆哮中睡眼朦胧的起来洗漱。

端着碗吃饭时,在老妈催我赶紧吃了去上学的唠叨中。我想起了我昨晚给她送花的事儿,内心慌乱如麻。但是看到她跟平时并没有两样的表现(我寻思着凭我昨天送花的举动,今天好歹得对我温柔点吧!),内心有些不安。于是借口去盛饭跑到厨房也没有看到昨天的花,忐忑不安的回来继续吃饭。

过了一会儿,老爸吃完了,站起来送碗去厨房。我发现他坐的凳子上有一支被压扁的纸花,赫然就是我昨天放在厨房的那支。我甚至开始想,早上忙碌的老妈在看到灶台上的花时,内心说不定还在嫌弃我浪费她时间,她还要费工夫将花拿出来随手丢在凳子上。

当时的内心特别委屈,闷声的将饭吃完,在他们一个上班去,一个洗碗去的时候,我捡起凳子上被我老爸的屁股狠狠蹂躏过的花,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贺卡,我想说不定是被我妈当成引火的工具了。

这件事过了快二十年了,我依旧记得十分清楚,即使我从来没有怨过我妈,我知道生活的艰难,让她没有时间去搞这些“风花雪月”,但是我想这件事还是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痕迹。以至于后来别人送给我的东西,只要可以保存我都留着了。

我今年还给我朋友看了我们十几年前聊天的信和她送给我的画。她表示很惊讶,而我觉得每一份真心都应该被珍藏。

那支花,我自己也没有保留,我也不记得是什么原因没有留下了。我想,给我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我一定自己保留自己的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