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我性格开朗乐观,无畏别人的眼光认真的做我自己。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却是一个敏感多疑害怕他人目光的孩子,我总是担心自己不够融入他们,害怕被讨厌害怕被排挤,因此我甚至变得略微自卑并刻意讨好。

上小学时因为活泼开朗,参加各种学校活动,获得过大大小小各种奖状,是老师喜欢的学生,父母放心的孩子,更是大家愿意结交的朋友。但是在小升初时,由于二次发育我开始长胖,原本娇小玲珑的我一下像被吹了气的气球一般圆圆鼓鼓的。

这个情况在初一上学期尤为明显。长胖的那一两年里,除了体检我不敢称体重,不刻意照镜子,害怕看到自己层次分明的双下巴,害怕别人说我是胖子,同学随意的一句话都像是影射到自己身上,每每听到都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

时过境迁,现在再回头去看那时候的自己,其实一点也不胖,那张略显圆润的脸上带着少女特有的憨厚和胶原蛋白,洋溢着少女独特的青春和可爱。

性格变得自卑的另一大原因是我去了一所完全陌生的学校上初中,虽然室友都是小学同学,但是班里一个同学也不认识。陌生感带来的害怕冲散了我的活泼开朗,初一那一年应该是我过的最小心翼翼的一年,我不随意跟不熟悉的同学说话,我不轻易跟男生玩,因为担心别的同学觉得我是一个不矜持的女孩子。我刻意迎合他们的话题和喜好就为了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

但是这些并没有使我感觉快乐,相反的,我常常感觉茫然无措,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开始质疑自己。我不知道怎么做出改变,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改变。只是慢慢的我变得不那么刻意开朗,不那么刻意迎合,我开始找回自我,并活得肆意潇洒。我那个时候也才真的意识到人不是人民币是做不到人人喜欢的。

后来我认真的交了几个知心的朋友,他们喜欢我的开朗和大笑,喜欢我的细心和照顾,在他们接受我的友好的同时,我也接收到这个世界带来的善意。我永远记得后来有位朋友看了我初一的照片说的那句话,她说,我觉得你那个时候好看多了,肉嘟嘟的看着又可爱又年轻。

你看,你以为的荆棘只是发芽的嫩草,你以为的缺憾是别人喜欢的独特,你以为恶意满满的世界其实有人带着善意向你伸手。“自我”的我带着坚硬的外壳抵御别人另类目光的洗礼,却依旧保持柔软内心去面对世界的繁华和寂寥。

朋友,如果可以请“自我”一点,不要刻意迎合,不要怯弱讨好,不要缩在自己的壳里,拒绝和随意揣测这个世界原有的善意。当你认真的做好自己,一定也会有人看到那个散发着独特光芒的认真的“自我”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