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特别不理解在岸边写着“禁止游泳”却视而不见的人。我想不明白他们跳下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逆水,想过死亡。

我七岁那年去玉渊潭看樱花,看见八一湖里有人在游泳。我问我爸:“为什么岸上写着禁止游泳还是有人会下去”,我记不清我爸的回答了,依稀记得违背天性什么的,还有一句就是,要我一定做个乖孩子。

十七岁那年,玉渊潭还是玉渊潭,樱花也还是樱花,但是我再也不会问那个弱智问题了。因为在七岁到十七岁这毫无意义又有些漫长的十年里,我也跳进了“湖”里。我突然想起七岁那年我爸说的话,会不会是天性使然。那时候对于“青春期”的概念还很模糊,听到别人家小孩叛逆的多严重甚至有些费解,但是现在作为过来人再去回想那个阶段,别人家的孩子的确是比我强。有的人的叛逆期一年就结束了,我却用了四五年,无论在亲情爱情还是生活学业上,我都是那个视死如归往湖里跳的人。明知湖是危险的,很多人来劝阻却还是要往里跳,可能就为了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是错的。所以说这四五年中我一直在不断地做着没有意义的事,但那时候我不懂。

我记得我的叛逆期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最让我难以启齿的就是不听话跑去酒吧玩。那时候只是一个高中生,觉得酒吧这种地方早晚都要去的,但还是有一些恐惧的。当我跟我妈说我想去酒吧玩的时候,被她臭骂了一顿并且给我设了门禁。我妈的这一行为倒是坚定了我去酒吧的想法,于是在一个晚上我从家里翻窗户跑去了酒吧。喝了一杯陌生人的酒,里面被下了安眠药,如果不是因为朋友在,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第二天早上在医院睁开眼,看见我妈眼睛肿肿的,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荒唐,这是我叛逆期结束的象征,从这件事以后我就没再不听劝阻的往湖里跳过了。

在叛逆期的时候就觉得,只要我跳进了湖里成功的游上了岸,就可以证明给那些劝阻我的人看。其实哪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你以为衣服一脱往水里一扎就完事了,搞不好就送了命。对于那些正处在叛逆期的人来说,和父母顶嘴是很普遍的,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年少无知还需要成长,但是在一些该严肃的时候,可不要不把父母老师的话当成耳旁风,不然你的人生就真的只剩下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