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处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滁州西涧》韦应物 

 未曾想过在我国的安徽,居然有那么美丽的一个地方—西涧,诗人把它周边的风光展露的一览无遗,不知道这次疫情过去后,它会不会依旧那么的美好。诗人看似写景,但其实从最后一句来看,他是借景抒情,那么我也来借此诗来抒发一下对祖国的爱与对他国的种种无奈。

国内的疫情基本已经告一段落了,但国外的却还是那样的来势汹汹,每天剧增。这一切都由于领导人对病毒的重视度,靠着自身免疫力等去抗病毒,不由不顾,那接下来会更加恐怖。戴了口罩,会被认为如此的可笑,到头来还不是从了,为了心中的自由而去聚众游行,我只能说某大利居民,你们真的很不行。谁居然那么大胆,把病毒冠名了中国两个字,对不起,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你们所认为的东亚病夫,我们国家,现在很强大,在病毒面前,万众一心,寸步不行,就算当初心中有千万个不情愿,但还是压制住,只为早日的复出。面对它现在的低头请求支援,我们虽然心怀大爱,但这也要问问我们可爱的钟南山,记得他说过一切由我们说了算,说实话,我们这次真不敢,就怕你们会故意再次使坏。 

好样的中国,我们一直以你为荣,因你活的更精彩!